分享到:
新闻资讯 News
考情学情 News
第一印象:短暂的人生  在网络上,曾经有一个“A4纸上看人生”的热门帖子:以75岁的平均年龄计算,人生不过短短的900个月,用一个30×30的表格来呈现,一张A4纸就足够了。如果人生每过一个月,就把一个格子涂上颜色,许多人突然发现,原来人生已过大半,时间来去匆匆。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间看不见摸不着,于是也常给人一种错觉,好像时间的水井永远不会干涸。一张A4纸、900个方格,把时间量化,为人生建模,也就难怪让人产生“时间易逝、人生苦短”的感慨。但感慨归感慨,这张A4纸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更是一种激励,仿佛一下子让人看到了人生的进度和时间的井底,从而有了一种与时间赛跑的紧迫感。既然人生就是这么900个方格,还有什么理由不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慎重落笔,把每个方格都涂得精彩而饱满呢?  时间是伟大的书写者,而手握人生时间巨笔的,从来都是我们自己。画好人生的900个方格,就是要在方寸之间用心,做好为人生谋篇布局的工作。有人说,珍惜时间的人做梦都在思考问题,浪费时间的人白天也当成晚上来消遣。在方寸之间用心,就当在心里打好人生的草稿,尽早规划好未来路径,让不同时期的目标牵引着自己充实人生的奋斗;就当在心里放个闹钟,时刻提醒自己“时间的存量已经越来越少”“莫等闲,白了少年头”,更需加倍努力、不懈奋斗;就当在心里扬起风帆,时刻让自己保持爬坡过坎的压力感、奋勇向前的使命感和干事创业的责任...
发布时间: 2018 - 12 - 14
浏览次数:553
据人民网11月26日报道,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在近期的一次会议上宣布,一对基因编辑的双胞胎——“露露”和“娜娜”于11月在中国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他们天生具有抵抗艾滋病毒感染的能力。 研究中的贺建奎      单从字面上看,人类似乎在战胜病魔,在实现延年益寿的伟大征途上又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然而,当我们谈及基因的时候,往往带有几分忌惮的色彩。尤其是在对人类基因研究的议题上,许多做法面临着争议。当人类基因取得成果时,最先招至的便是同行乃至社会的质疑与反对声。2010年,美国科学家凡特宣布世界首例人造生命———完全由人造基因控制的单细胞细菌诞生,并将它命名为“人造儿”。一个名为“人类基因学警告”的团体负责人戴维·金说:“凡特的研究无异于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反对者们认为,人造的有机体如果扩散到自然界,引发生物基因变化,有可能造成环境灾难,它们还有可能被用来制造生物武器。对基因技术保持警惕的人们会引用赫胥黎的经典——《美丽新世界》中的故事对此做出抨击:人类在实验室里一批批出生,他们没有思想,没有自我。当我们谈论基因时,容易受限于专业的门槛,无法深入地探明基因研究的原理。然而,在当今的风险社会背景下,人类一手创造的科技文明,也有可能成为毁灭我们自身的武器。我们必须了解,基因编辑在此事中发挥了怎...
发布时间: 2018 - 12 - 06
浏览次数:151
编者按:17岁的时候,你在做什么?木汁的17岁可能跟大多数人不太一样。这个00后少女目前还在念高中,但在不久前的《奇葩大会》上,她凭借自己做公众号月入十万的故事走红网络,节目播出第二天就窜上微博热搜。面对这样一个年轻作者的横空出世,网上的讨论褒贬不一。其中,有人对她的才华和勇气称赞不已,认为她率真可爱;也有人质疑她写毒鸡汤、标题党、乱接广告。对于褒贬和关注,她给出的是自己的反思。之前,因为《奇葩大会》的播出多了许多关注我的朋友,高兴之余也很惶恐,思来想去打算写一篇完完全全关于我自己的文章。  以前的我,特别自负也特别自卑,但自负是装的,自卑是真的。十四五岁的时候,我数学成绩极差,身高卡在153.8厘米就再也没动过,戴着牙套,留着超短发锅盖头,畏首畏尾,像大部分差生一样,我对老师充满敌视和害怕。那时我性格孤僻自卑,朋友少,可我也是真的很渴望被人喜欢和尊重。当时十四五岁的我很幼稚地认为唯一能让我获得尊重的方式就是,赚钱,赚很多钱。我想抬头挺胸地活着。我学习不好,那我直接赚钱不就好了吗?如果一定会有赢的人,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当时某悬疑杂志在中小学生之间特别流行,我想到的第一个赚钱方法就是写悬疑小说然后赚稿费,我坚持每周投一篇,但一篇都没有过!我也想过去当偶像在台上闪闪发亮,不厌其烦地报名SNH48,有一次真的撞大运进终选去了上海,还是因为舞蹈太差没过。我还做微商,画插画,做直播,做游...
发布时间: 2018 - 11 - 21
浏览次数:240
1  我有个发小儿。她是个非常古灵精怪的女孩子,小学、初中、高中我们都在一起。直至大学,我们因为考了不同的学校才分开。  在小学,她总是把家里的书和玩具带到教室,与小伙伴分享。  在中学,她总是早同学一步把当下最流行的习题做好汇总,然后给大家讲解各种参考书的优点和缺点。很多时候,她的周末都是花费在各种知识的梳理和总结上。这样的她,自然受同学欢迎。  她家与数学老师的关系不错。  有一次,吃完午饭,我看她不高兴,问她怎么了。  她说:“爸爸骂我。因为数学老师说,我经常跟班里同学分享学习心得,这很浪费时间。老师跟爸爸告状,爸爸骂了我,希望我可以多点心思在自己身上。可是,我真的做错了吗?我喜欢这样做啊!如果让我—个人闭门在家读书,那样的日子实在无趣。”  我安慰她许久。她很快振作,依旧热心。  后来,她读了大学。在大学里,她依然保持这种性格。  在许多同学都只顾自己努力往前拼:考研、工作、恋爱的同时,她拿出许多时间为班级做事,不仅门门功课优秀,还是老师的得力助手。  毕业时,她不仅手拿七个offer,学校还推荐给她一个上交所的工作,这些战绩令她一度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她说,她是—个不忍看见别人掉队的人,—个人走,走得快,一群人走,走得远。2  苏东坡到杭州做刺史,某天在审一案件时,原告状告被告欠债不还。原告诉称:“我帮工打杂积下十两银子,早两个月借给被告做本钱。我和他原是要好的邻居,讲明...
发布时间: 2018 - 11 - 14
浏览次数:121
最近,有一篇题为《卖米》的文章刷屏朋友圈作者是北大才女张培祥此文获得北京大学首届校园原创文学大赛一等奖只可惜颁奖当天张培祥没有到场因为2003年她就因为非典去世先一起看看原文↓通篇读下来会发现全篇没有任何华丽的辞藻为什么还这么打动人呢?01动人的力量来自于真实作者一开始就说这不是小说里面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真实的正是这些生动的细节描写让文章看起来非常真实很容易让人产生“代入感“”文章有许多心理活动的描写“一大早就这么热,中午就更不得了,我不由得替弟弟担心起来。”“场上的人大都眼熟,都是附近十里八里的乡亲,人家也是种田的,谁会来买米呢?”这段描写很符合作者学生妹的身份她第一次来卖米不禁好奇谁来买米文章还有精彩的外貌描写“看看母亲,衣服都粘在背上了,黝黑的脸上也透出晒红的印迹来。”对话描写也是非常精彩的母亲为了三分钱的差价和米贩子讨价还价“米是好米,不过这几天城里跌价,再好的米也卖不出好价钱来。一块零五,卖不卖?”母亲摇摇头:“这也太便宜了吧?上场还卖一块一呢。再说,你是识货的,一分钱一分货,我这米肯定好过别家的!”那人又看了看米,犹豫了一下,说:“本来都是一口价,不许还的,看你们家米好,我加点,一块零八,怎么样?”母亲还是摇头:“不行,我们家这米,少说也要卖到一块一。你再加点?”那人冷笑一声,说:“今天肯定卖不出一块一的行情,我出一块零八你不卖,等会散场的时候你一块零五都卖不出去!”“卖...
发布时间: 2018 - 11 - 01
浏览次数:167
秋风渐起蟹黄肥,螃蟹几乎人人都爱吃,然而名人毕竟是名人,吃蟹自然有一番别样的风雅。古人说:“秋风起,蟹脚痒;菊花开,闻蟹来。”秋意渐浓,菊花飘香,又到了吃蟹的季节。在文人墨客的笔下,吃蟹俨然成了一件风雅的事。常人看来,螃蟹的特征是多足横走,为横行霸道的代表。齐白石十分憎恨国民党的贪官污吏,于是他在一幅《袖手看君行》的画上题诗道:“常将冷眼观螃蟹,看尔横行到几时?”可怜的是螃蟹无罪,偏偏要成了挨骂的陪葬品。和齐白石一样,鲁迅也曾拿螃蟹横着走路嘲讽他人。《琐记》一文中就曾记载,鲁迅在南京水师学堂读书时,趾高气扬的高年级学生欺负低年级学生,被鲁迅嘲讽为“将肘弯撑开,像一只螃蟹”,辛辣中又含有几分幽默,让人忍俊不禁。然而,千古文人中,却也有盛赞这“多足横走”者,唐代诗人皮日休有诗《咏螃蟹》:“未游沧海早知名,有骨还从肉上生。莫道无心畏雷电,海龙王处也横行。”在他看来,螃蟹虽然横行无忌,但也绝不是欺软怕硬的主儿,否则,它怎敢在龙王面前横行呢?无独有偶,诗仙李白亦曾写下:“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大文豪苏轼素以“好吃佬”形象出现,于螃蟹这般人间珍馐自然也不遗余力:“不识庐山辜负目,不食螃蟹辜负腹。”又曾说:“堪笑吴中馋太守,一诗换得两尖团。”诗中的“尖团”,即雄蟹与雌蟹,足见苏轼对螃蟹的喜爱。其实,中国人吃螃蟹自古有之,更别说后来者将螃蟹之美味抬高到登峰造极的地位了。...
发布时间: 2018 - 10 - 19
浏览次数:326
高考阅读提分技巧·阅读理解:坛子是形式,猪油是内容。小说女主人公,一个普通农妇,她的智慧表现在虽然第一眼就被坛子吸引, 抱着这个勾魂儿的坛子和里面货真价实的猪油,她踏上了投奔丈夫老潘的遥远路程。故事活泼优美,语言温暖中包含一丝苍凉,娓娓道来,有极其吸引人的情节。1956年吧,我三十来岁,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上头的两个是儿子,一个九岁,一个六岁。老小是个丫头,三岁,还得抱在怀里。那年初夏的一个日子,我在河源老家正喂猪呢,乡邮递员送来一封信,是俺男人老潘写来的,说是组织上给了笔安家费,林业工人可以带家属了。他让我把家里的东西处理一下,带着孩子投奔他去。老潘打小没爹没娘,他有个弟弟,也在河源。那时家里没值钱的东西,我把被褥、枕头、窗帘、桌椅、锅铲、水瓢、油灯通通给了他。猪被我贱卖了,做路费;房子呢,歪歪斜斜的两间泥屋,很难出手。我正急着,村头的霍大眼找上门来了。霍大眼是个屠夫,家里富裕,他跟我说,他想要这房子做屠宰场,问我用一坛猪油换房子行不。见我犹豫,他就说老潘待的大兴安岭他听人说过,一年有多半年是冬天。除了盐水煮黄豆就没别的吃的,难见荤腥。他这一说,我活心了,跟着他去看那坛猪油。那是个雪青色的坛子,上着釉,亮闪闪的。先不说里面盛的东西,单说外表,我一眼就喜欢上了。我见过的坛子,不是紫檀色的就是姜黄色的,乌秃秃的,敦实耐用,但不受看。这只坛子呢,天生就带着股勾魂...
发布时间: 2018 - 10 - 15
浏览次数:151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