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闻资讯 News
考情学情 News
第一印象:积极地面对人生困境  “你从哪儿打来电话?”   “从人生谷底。”  “听着,我决定要掌控自己的人生,我要戒掉毒瘾……”   “哦,帕特里克,那你接下来要做什么?”  帕特里克一愣,拿着话筒的手微微颤抖,继而嘴角抽搐,面容扭曲。他低下头,失声痛哭起来。  这是英国电视剧《梅尔罗斯》第一集的最后一幕。该剧改编自英国作家爱德华·圣·奥宾的半自传体小说,讲述的是出身上流社会的帕特里克·梅尔罗斯因挥之不去的童年阴影,而陷入荒诞不经的混乱生活,又在人生低谷痛苦挣扎、竭力自我救赎的故事。一经播出即在各大社交网站获得超高评价,被认为是“2018年最不容错过的英剧”。  第一集开头,浑浑噩噩的富家浪子突然接到消息,父亲去世了。帕特里克以为从此可以彻底摆脱父亲的阴影,未想依旧时时被回忆和恐惧操控;就像他屡屡发誓要戒毒新生,却在一次又一次的抵抗后缴械投降。  这一集堪称是帕特里克的独角戏,在现实、回忆和幻觉镜头的不断切换中,康伯巴奇凭借“教科书级的表演”,将一个背负沉重过往的神经质表现得生动饱满,淋漓尽致,也让观众不由自主地追问下去:为什么?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梅尔罗斯》共五集,每集对应一个时期。第二集回到了1968年,帕特里克的童年。这一集运用了大量的色彩对比,绿意盎然的庄园,奔跑的红衣少年,灰暗阴郁的房间,黑洞似的走廊。对比越强烈,氛围越悲哀。一步步揭...
发布时间: 2018 - 12 - 28
浏览次数:156
第一印象:天才也勤奋编剧有一个基本功,叫作“拉片子”。打开一部电影,随看随停,从镜头运用到台词走位,一帧一段地悉心揣摩。拉透了片子,大师的用心便了然于胸。同样的道理,想弄明白一段历史,也得把相关史书“拉”上几遍才行。可史书大多乏味枯燥,真是打死也读不进去。怎么办呢?幸好有一位先贤,为我们指了一条明路。这人就是苏轼。别看苏轼天资聪颖、文采风流,其实他当初读史也是苦不堪言。那么,苏轼是如何克服这个困难的?这就要从一个叫王庠的年轻人说起了。王庠是苏轼弟弟苏辙的女婿。他是个学霸级的人物,七岁就能写文章。王庠曾发下宏愿:闭门读书,穷经史百家之学。苏轼生怕这位侄女婿空有读书之心,却无读书之法,特意写信过去,谆谆教导,大意如下:年轻人若想立志读书,每本书都要读上几遍。但书籍就像大海,里面的内容实在太多,穷一人之精力,根本不可能尽数吸收,只要找到你想要的东西就行。所以每次读书,只带一个目标。比如,想研究古今兴亡治乱和圣贤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就盯死这个目标去读,其他都不要去想。读第二遍时,再设定新的目标,如了解事迹、故实、典章等。这办法虽然笨,但一旦学成,便受用无穷,比泛泛了解的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这点我深有体会。我读《汉书》时,觉得里面最无聊的段落是《地理志》,各种地名堆砌,可读性极差,我从来都是绕着走。有一次,我要写王莽,谈及他乱改地名的事,忽然想到《汉书·地理志》里,班固细心地在每...
发布时间: 2018 - 12 - 25
浏览次数:140
第一印象:教材编写权开放还是收回不久前,湖南省一本地方教材《生命与健康常识》被曝存在“致命错误”,其中“溺水救护”知识出现错误。曝光后,湖南省教育科学研究院表示,就该教材部分内容不全面、不完善、更新不及时向全省中小学生以及社会各界表示歉意,并将印发更正通知。这一事件引发了广泛的疑问,教材中还有多少像这样的错误?这些低级错误又是如何产生的?为此,有观点认为,应该开放教材编写和采用机制,引入市场竞争,避免类似的“致命错误”再次出现。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教材事关下一代成长,不能轻易交于市场,否则可能出现更加致命的问题。开放和收回的讨论其实一直都存在,然而教材的问题兹事体大,很难说某种办法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但可以知道的是,完全开放给市场很可能导致风险无法控制,出现更大的问题。从目前的情况看,也确实还没有出现完全开放给市场的可能。从效果上看,收和放各有特点。收的结果可以更加方便地管理,保证教育质量,局限性则在于多元性不足,好的教学尝试和成果,难以快速体现在教材之中。放的结果,可以出现百花齐放的局面,也方便取长补短、互相促进,局限则是各行其是,难以控制教学质量等。其实,这些讨论意义并不是很大,且不一定可行,对教育的帮助也不是很大。以人们讨论比较多的语文教材为例,语文教育的目的是训练学生的语文能力,但很多讨论和这个目的没有太大的关系。同时,这些讨论也很难出现普遍认可的结论,也就更加难以做出选择。...
发布时间: 2018 - 12 - 21
浏览次数:195
给珠峰量身高貌似工程很大,然而原理并不难,甚至我们人类很早之前就已经掌握了方法,并且方法一直在进步!几乎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思考过这么一个问题:珠穆朗玛峰那么高,用什么办法才能测出它的高度呢?这个问题其实说来话长。公元前五百多年,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提出了估算金字塔高度的方法。他在地上竖起一根小木棒,用木棒高度和木棒影子的长度计算出了太阳光和地面的夹角,进而利用这个角度和金字塔影子的长度,计算了金字塔的高度。几千年过去了,测量的方法不断进化,我们掌握周围世界的雄心,也从一根小木棒一座金字塔,扩展到了世间万物,人们已经可以轻松说出珠穆朗玛峰的海拔高度,但测量高度的基本原理,其实在泰勒斯测量金字塔高度时就已经奠定,就是利用三角形的特性。那么,珠穆朗玛峰的海拔高度又是如何测量出来的呢?面对地球最高的山峰,我们显然不能直接测量出珠峰影子的长,也不能依靠一根粗糙的小木棍来推算角度。于是在现代测绘技术里,机智的工程师们利用了高精度的测量仪器,并且采用了分段测量的方法。简单来说,测量从山脚开始,在测量仪器精度允许的距离 A和B两点之间,测量出两点间的水平距离D,夹角为α,位于A点的仪器离地高度为i,位于b点的测量目标离地高度为v,那么AB两点间的高度差就可以计算得到,这种方法被称为三角高程测量法。接下来把仪器移动到B 点,继续测量更高处目标,直到到达山顶,把所有高度差累加,就会最终得到珠峰的高度...
发布时间: 2018 - 12 - 21
浏览次数:111
第一印象:从制度上保障国歌的无上威严近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于2017年10月1日正式施行。80多年前,《义勇军进行曲》在抗日烽火中诞生,它是20世纪30年代中期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曲,由田汉作词、聂耳作曲,不仅是一个民族不屈服外侮的怒吼,更激发出每个中国人为梦想奋斗的壮志豪情。每一个音符,每一句歌词中,都饱含着砥砺奋进的中国精神和中国力量。为了体现国歌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国歌法草案规定:奏唱国歌,应当按照法律规定的歌词和曲谱,不得修改国歌歌词,不得采取损害国歌尊严、影响国家形象的奏唱形式。在公共场合,恶意修改国歌歌词或者故意以歪曲、贬损方式奏唱国歌,损害国歌庄严形象的,由公安机关处以十五日以下拘留。从战争年代到和平时期,从重整河山到走向复兴,《义勇军进行曲》始终有着无可替代的感召力和凝聚力。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决定,在国歌未正式制定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2004年,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铿锵有力的词句、雄壮激昂的旋律,国歌早已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广为传唱。但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近年来国歌不时被随意用于各式各样的场合,甚至出现将国歌商业化利用和炒作的现象。对此,国歌法草案明确了不得奏唱和播放国歌的场合。草案规定,不得...
发布时间: 2018 - 12 - 14
浏览次数:83
第一印象:海洋动物保护  近日,在巴西举行的国际捕鲸委员会(IWC)会议上,关于在南大西洋设置鲸保护区的动议遭拒。由巴西、阿根廷和南非提交的相关议案在表决时未能获得所需的四分之三多数。  其实,这不只是22年来一直设法说服国际捕鲸委员会设置鲸保护区的巴西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挫败,而且对鲸保护的失败还可能会扩大到另一项投票,日本、挪威和冰岛要求恢复国际上从1986年起就实施的商业捕鲸令。日本甚至威胁,如果恢复捕鲸禁令的动议失败,就退出IWC。  而且,即便恢复捕鲸令失败,日本等一些国家也可以“生计猎捕”配额来继续捕鲸,所以鲸的衰亡和成为珍稀海洋生物已经在所难免。  鲸的减少当然不只是因为人类的捕猎,也在于海洋生态的恶化。被昵称为“塔勒阔”(Tahlequah)编号为J35的一头虎鲸妈妈于7月25日在太平洋产下一只幼崽,是该鲸群2015年以来首头顺利降生的幼崽。然而,在出生半小时后,这只重约400磅(181千克)的幼崽就夭折了。  但是,虎鲸妈妈不放弃不抛弃地头顶夭折幼崽同游了17天,行程1000英里(1609千米),直到幼鲸尸体腐烂,母鲸自己也近虚脱,才最终放弃,结束了这段感动世界的“哀伤之旅”。研究人员认为,幼鲸的死亡和鲸群减少的原因是虎鲸食物的减少和海洋的污染,因为人类捕捞了大量的虎鲸最喜爱的食物——“国王鲑”(Chinook salmon)。  当然,鲸的减少主要还是因为人的捕杀。...
发布时间: 2018 - 12 - 14
浏览次数:121
第一印象:大家风范  前些天,有消息说作家莫言准备在北京举办一场书法展,引来一番热议,既有点赞的,也不乏冷嘲热讽。有人说莫言的字太丑,办展纯粹是讨骂。倒是身处舆论旋涡的莫言安之若素,在微博上发文称,自己的字不是书法,办展是希望在批评中求进步,还有就是希望通过办展让大家看到他的字的真实模样,免得被网上流传的所谓“莫言书法”所误。  看来莫言颇有自知之明。虽说莫言贵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但小说写得好,书法未必就好。莫言在微博上晒了不少自己的书法作品,对其优劣不敢妄下判断,不过看着倒是挺亲切。他写的那些对联、福字,跟小时候在农村看到的那些乡村书法家写的好像差不多,都有些临摹字帖的痕迹,又不小心露出自己的“特色”。难怪有人会批评,莫言书法中有些字完全是自创,不守章法。  莫言不把自己的作品展称作书法展,而叫作“墨迹展”,也可见其对书法有所敬畏。这种敬畏,来自于他从小受到的熏陶,以及对书法的热爱。莫言曾撰文回忆,他父亲经常教导,一定要把字写好。这使他从小就对书法有所兴趣,对能写出一手好字的人也格外尊敬。所以,基本不难判断,莫言对书法的热爱是真实的,不矫饰,不浮夸。莫言对来求字的人几乎有求必应,大概也不是为了图什么名利,而是真的喜欢,以至不惮于“献丑”。  这种真实的心态,比许多号称书法家的人境界不知高出多少。放眼国内书法界,沽名钓誉者有之,假创新之名恶搞者有之,还有些官员退休后摇身一变成了所谓...
发布时间: 2018 - 12 - 07
浏览次数:271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