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尚阳光
分享到:

第一时间2019年3月下刊

日期: 2019-04-19
浏览次数: 120



第一时间2019年3月上刊




【考场素材】

1网络时代,如何说好中国话

说(shuì)服变成了说(shuō)服,一骑(jì)红尘变成了一骑(qí)红尘,粳(jīng)米变成了粳(gěng)米……近日,文章《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刷屏,文中举了一大串读音改变的例子,许多读书时期的“规范读音”现如今竟悄悄变成了“错误读音”;经常读错的字音,现在已经成了对的……对此,相关专家表示,这则“文章”中的大部分内容来自国家语委2016年6月6日发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修订稿)>征求意见稿》,而这个《征求意见稿》至今尚未正式发布。

目前,改编后的审音表尚未正式公布,对于古汉语生僻音,还应以原读音为准。

【多维解读】

解读一:读音改变引发关注,源于人们对母语的珍视

“注意!这些字的读音改了!”每每,类似的耸人听闻的标题在社交媒体热转,人们之所以关注,一则涉及教学、学习标准,二则更是出于对母语的珍视。互联网时代,一方面给了普通大众展示语言智慧的平台,使民众的语言创新能力大大提升;另一方面,也有人忧虑,语言的粗鄙化成为一种趋势,落实到语音之上,便是“典雅”的古音消失了,读“白字”的群体“抱团”——慢慢地,错的也就成了对的。此次刷屏的读音改动中,引发争议最大的莫过于很多人觉得改动之后,古诗词的意境和美感是否会被破坏。这样的顾虑都是源于对母语的珍视,也是对于语言背后中华文化传承的重视。

解读二:不能因为读错的人多了,就把错的规定成对的

从甲骨文到简体字,与时俱进是汉语永葆青春的生存密码。回顾三千多年汉字发展史,无论是字义的新增、字形的流变,还是句读的加入、音律的变迁,根据生活实际,在约定俗成的基础上不断吸收新的内容,可说是汉字发展的历史规律。语言的本质就是发展变化的,我们必须承认这种动态。但是汉字语音的调整应该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情,不仅要考虑当下使用的便利,还要考虑长远的文化传承,不能因为读错的人多了,就把错的规定成对的。如果按这个思路发展下去,不仅可能损害语言文字标准的权威性、降低字典和相关机构的公信力,更可能给传统文化的传承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解读三:以敬畏之心呵护汉字之美

我们何其有幸,能在“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中感受委婉的韵致,能从“天似穹庐,笼盖四野(yǎ)”中体会旷野的苍凉,这是语言文字跨越时空的力量。品读那些流传千古的诗词歌赋,一词一句一字,无不潜藏着玄妙的文化密码。中国传统诗歌对字词读音相当讲究,既要押韵,更讲平仄,这是中国传统诗歌之所以有独特魅力的重要原因。即便读音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仍能从这些音调韵脚中,领略唐诗宋词的曼妙音符。从这个角度看,人们关注字词读音的修改,正是因为存有一份对传统文化的呵护之心。

解读四:说好中国话,当成为国人的自觉追求

在话题背后,更值得追究的是,“说”好中国话,能不能成为中国人的自觉追求。近年来,随着《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诗词大会》等文化类综艺节目的热播,以汉字、古诗词为代表的传统文化热一再升温。当更多人了解汉字的历史、了解古诗词的平仄格律,进而对传统文化、古典文学产生更浓厚的兴趣,恐怕才是语文的真义所在。汉字的每一个音节、每一个部首,都承载着中华民族传承千年的历史文化内涵。守护并传承好这份厚重的文化遗产,让其在新时代焕发生机,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解读五:正确认知古诗文读音,也关乎国人对传统文化的认知和自信

中国古文学上不光是生僻读音稀松常见,还有假借字、通假字也俯拾皆是。传统的、经典的古代文学是我们民族珍贵的文化遗产,也是世界人文史上不可多得的人类瑰宝,无论是世界范围内“孔子学院”遍地开花,还是国内掀起的“国学”热,都是有力的明证。改变不仅仅是只言片语古诗文读音,也是国人对传统文化的认知和自信。很难相信,一个文化自我认知处于混淆状态的国家,能长久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第一速用】

2不能因错误的大多数就让别字转正

李泓冰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衰”不再读(cuī),而读(shuāi)了;确凿的“凿”,原读(zuò),后改为(záo);“粳米”的“粳”原读“jīng”,现在要读“gěng”……有专家说,“有些错字,大家都这样读,读着读着就成了‘对的’。”

  对此,朋友圈连连“惊呼”甚至“惊恐”:“读别字的人多了,别字便成了‘正’字?什么逻辑!”“干脆把‘鸿鹄’的发音也改成‘鸿浩’吧,这个错的也多。”“考试可以改成投票制,ABCD四个选项,哪个支持的人多哪个就是正确答案?”上海一位语文老师出身的小学校长忧心忡忡,“以后小学取消多音字学习吧,省得教错,反正我是教不来了!”

  这一切是确有其事还是捕风捉影?

  《咬文嚼字》的主编称这是一则“假新闻”,提及的大部分内容,来自国家语委2016年6月6日发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修订稿)>征求意见稿》,至今尚未正式发布。今后正式发布的应该不完全和《征求意见稿》一样,专家说,“也许网友担心的‘读音改动’根本就不会出现在正式发布的《审音表》中,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听了权威的“也许”,却依然让人“担心”。“审音表”的征求意见稿,已经出笼两年多,社会上绝大多数人并不了解。而这些看似荒唐的“别字”上位,“也许”不会有,然而“也许”会有啊!征求意见有没有广泛性、科学性和严肃性?眼下的“哗然”,正是提醒国家语委的“正式发布”文本,一定要慎之又慎。

  语言文字从来都是变动不居、与时俱进的,当然不能抱残守缺,全依祖宗,一字不能易。否则,我们“也许”仍在之乎者也和繁体字中呢喃沉浮呢!鲁迅当年吐槽过一位名人说错成语,把“每下愈况”错说成“每况愈下”。眼下,“每况愈下”早已成为正确的成语了。这也说明,“约定俗成”确实可以成为语言规范新创的重要因素。

  然而,“一个国家文化的魅力、一个民族的凝聚力主要通过语言表达和传递”。规范使用语言文字,代表着国家尊严和文化传承,兹事体大。如果少了诚惶诚恐的敬畏之心,在改动时随意性太强,会带来简单粗暴、杂乱混淆甚至人文历史的断裂。语言文字的改革,要兼顾历史流变、地域融合,要注意外来语言的吸收转化,也要尊重约定俗成。但这并不是说,祖先魂魄所依的皇皇汉字,就一定要向“错误的大多数”屈服。

  像“远上寒山石径斜(xiá)”,这样的名句,几乎是每一代小朋友开蒙必读,这个读音不仅合辙押韵且浑然天成。倘若改成“xié”,便让晚唐七绝圣手杜牧陷入不会“押韵”的窘境。久而久之,我们的后人还怎么体会唐诗的铿锵优雅、宋词的婉转清丽?怎么告诉孩子某处读音的别扭该由谁来负责?

  曲高和寡,不意味着只能让“曲”走“低”,相反,可以通过努力,让“曲高”而“和众”。时下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和《中国诗词大会》等电视节目的日渐流行,证明了这种努力的有效。当小选手们已经很有腔调地诵读“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cuī)”之际,我们却要坐视某种文化上的釜底抽薪,让孩子们忽然“衰(shuāi)”得不知所措?让兢兢业业的广大语文教师失了准绳?让语言传承没了沉着有序的步步相依?

(摘自人民网,有删改)

点评:

关于读音变化的新闻,作者首先进行了追问:这一切是确有其事还是捕风捉影?通过《咬文嚼字》主编的澄清告诉读者,这是一则假新闻,但是围绕读音变化的讨论并没有因此停止。作者首先希望国家语委“正式发布”文本时,一定要慎之又慎,然后指出规范使用语言文字,代表着国家尊严和文化传承,语言文字的改革和传承沉着而有序。


News / 相关新闻 More
2020 - 11 - 30
提纲挈领:中国瓜界“袁隆平”  新疆哈密瓜享誉海内外,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甘甜如蜜的瓜凝结着一位女科学家一生的心血和痴情。在别人眼里她是一个传奇,在她自己看来这一生只做了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种瓜。她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内西甜瓜育种专家吴明珠。  1930年,吴明珠出生在武汉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因为看了苏联电影《米丘林》,便迷上了园艺。1949年,她高中毕业考入西南农学院(现西南大学)园艺系果蔬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央农村工作部。能到北京的大机关,让同龄人艳羡不已,吴明珠却非常苦恼:“这不是基层,我想到最艰苦的地方放飞梦想。”  195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向中央要人才,吴明珠主动请缨,终于如愿以偿。最初,吴明珠被安排在当时的乌鲁木齐地委,这还不是她心目中的基层。她又软磨硬泡,终于被派到了条件艰苦的鄯善县农技站。她住在老乡家低矮的土房里,出门便是瓜地。她心满意足,觉得自己终于站...
2020 - 11 - 30
“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一词首先出现于教育部考试中心张开对2015年全国高考作文题目评价的文章中,可视为对高考作文题目的最新界定,也是高考作文题的一种新走向。但是,在高考备考的过程中,很多同学对题目中的“任务指令”缺乏必要的敏感,甚至视而不见。  任务驱动型作文题型,最早是在2015年由教育部考试中心张开提出来的,近几年已成为高考的“热点题型”。这种题型的产生是在材料作文的基础上,增加了任务型指令,而增加任务型指令,是为了解决材料作文宿构和套作的问题,是为了着力发挥作文题引导写作的功能,增强写作的针对性。因此,完成任务指令的好坏是评价作文优劣的最主要指标。由此,我们可以根据任务指令的不同具体划分为标准类和变式类,并从不同题型的建构特点来分析具体的审题方法。标准类  一、表态说理类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  不错,目前的中国,固然是江山破碎,国弊民穷,但谁能断言,中国没有一个光明的前...
2020 - 11 - 30
话题综述:历经波折,迪士尼真人电影《花木兰》继9月4日在流媒体Disney+上首映后,9月11日也在中国大陆首映。虽然饰演花木兰的刘亦菲,终于为我们带来了一位真人版迪士尼“中国公主”,但不同于电影在北美获得不错的口碑,《花木兰》在中国国内上映后,口碑一路下滑,网络评分从一开始的5.4分到现在的4.9分,上映6天只拿到1.9亿元票房。在网友的评论中,一部分认为该片“对人物的解读到位,视觉效果尤为出色”,另一部分则觉得“影片不尊重传统文化,故事内核过于西式”。提纲挈领:《花木兰》缘何口碑两极化故事面目全非,演员沦为“傀儡”真人版《花木兰》并不是迪士尼第一次改编《木兰诗》。  1998年、2004年,迪士尼分别将其改编成了动画电影《花木兰》和《花木兰2》,二者都取得了口碑与市场的双成功。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花木兰,既是一个替父从军的孝女,也是一个身经百战、建立赫赫功勋的巾帼英雄。她的身上,始终体...
2020 - 11 - 13
提纲挈领:养生堂背后低调孤傲的浙江商人说到中国首富,你最先想到的是哪位富豪?是地产大亨王健林、许家印,还是互联网巨擘马云、马化腾?近几年来,不论是胡润百富榜,还是福布斯富豪榜,中国首富的头衔总是在上述几位企业家之间轮换。而今天,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打破了“二马一王一许”的格局,成为中国新首富。9月8日,农夫山泉在港股挂牌上市,开盘即涨85.12%,总市值达到4400亿港元。加上另一家上市公司万泰生物的股份,农夫山泉集团的创始人——钟睒睒身价一度超过马化腾,成为中国首富。但半小时后,农夫山泉的股价跌破4000亿港元,钟睒睒又从首富变成了第三名。钟睒睒有很多标签,“养生堂”“农夫山泉”“朵而”“尖叫”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都与他有无法割舍的联系。钟睒睒也有很多争议:2000年挑起“纯净水大战”,得罪包括娃哈哈在内的70家企业,一时成为“行业公敌”;2007年,又将矛头指向食品及饮品行业巨头...

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 条记录

    发评论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