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尚阳光
分享到:

《第一时间》2020年2月下刊

日期: 2020-06-01
浏览次数: 117

《第一时间》2020年2月下刊



【考场素材】

 马云“指挥”交响乐,是冒犯艺术吗

最近,马云又出圈了,这一次是当起了乐队指挥。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周年音乐会上,指挥家余隆、小提琴家吕思清与中国爱乐乐团联袂奉献了一场顶级古典乐盛宴。在音乐会的最后,余隆邀请俱乐部主席马云上台“指挥”一曲《拉德茨基进行曲》。这最后的“彩蛋”,将整场音乐会推向高潮。

随后,这段视频在网络热传。视频中,马云兴致高昂,不时转身拍手调动现场气氛。结束下台,马云还略带害羞地上演“捂脸杀”。有网友看后评价,这是“有钱任性”“只要有钱就能瞎指挥”,也有人笑称马云“兴趣广泛”。

【多维解读】

解读一:马云“指挥”交响乐,谈不上“冒犯艺术”

音乐从来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虚空之物,而恰恰就是日常生活的延伸。即便是略显小众的古典乐,也依然流淌着生命的韵律。音乐的背后是一种特殊的共情,离不开人的参与,一味强调它的阳春白雪、遗世独立,或许也是种误读。当彩虹合唱团以古典的方式唱尽现代人的辛酸苦楚,当周杰伦和交响乐团合作完成《菊花台》——对公众来说,是一种艺术的启蒙;对古典乐本身则是一次难得的“出圈”。这样的“出圈”,无损古典乐的纯粹性。相反,一些人固执地认为交响乐不该为五斗米折腰,反而可能导致发展道路越来越逼仄。音乐不会将一个流浪汉拒之门外,而当它邀请一个企业家时,也不必大惊小怪。

解读二:艺术从来无法真正与金钱割裂

  “多财多艺”“凭亿近人”“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网友留言中,调侃无处不在,更有人“激烈”地认为,对金钱低头是艺术的耻辱。其实,艺术从来无法真正与金钱割裂,“烧钱”的交响乐更是如此。古典音乐不比流行音乐,它归根到底已经是一门相对小众的艺术,很难完全靠市场生存。在欧美国家,古典音乐的市场持续萎缩,商演售票往往入不敷出,交响乐团管理人员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寻找赞助。在国内,虽有政府的大力扶持,许多乐团仍然需要寻找一些额外的资金支持。乐团为了更好地发展艺术而寻求资助,并不是什么丢人或应该被批判的事。对文化艺术怀有热忱、对社会文化发展愿尽一己之力的机构、企业家,愿意为之付出金钱,首先肯定是好事,应当受到欢迎和鼓励。但这当中有个平衡度、平衡点的问题:赞助者如果以此为“筹码”,一时兴起想要玩一把票,很容易被认为是将神圣的古典音乐舞台当作了对艺术欠缺敬畏的个人秀场,难免会被诟病,甚至群嘲;同样,对交响乐团而言,如果一味讨好赞助商,也难免会被质疑失去了艺术本该有的风骨。

解读三:靠马云上热搜,这也许是古典音乐的悲哀

这场“表演”,与其批评是马云对高雅艺术的冒犯,不如看作是乐团给马云上了一堂艺术课。孩子可以上的艺术课,企业家、亿万富翁也可以上,他们也许更加需要这样的课堂。古典乐界倒是应该感谢马云。至少,许多人因为马云,知道了这首听上去旋律很熟悉却叫不出名字的曲子名为《拉德茨基进行曲》,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然而,不得不说,靠马云上热搜,也许是交响乐的悲哀。虽然中国的交响乐团已经登上了琉森音乐节、逍遥音乐节等世界一流的舞台,虽然中国作曲家拿过许多重量级的大奖,虽然中国指挥家登上过古典音乐权威杂志的封面,虽然西方古典乐界也频频发出“交响乐的未来在中国”的论调,但一次都没有上过热搜,引发过如此广泛的热议。交响乐作为专业性极强的高雅艺术,不应该树立高墙,自我陶醉,闭门狂欢,不妨大胆借助不同的手段“出圈”,赢得更多关注。

解读四:马云当指挥不是事故,是个不错故事

这段视频拍摄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周年音乐会,其实这原本就不是官方活动,充其量也只是个内部年会的小花絮,最后马云捂脸也表明,他也没想真指挥,只是兴之所至、尽兴而归、无伤大雅。古典音乐早已不是一味的西装革履,而是经常放下身段,让大家轻松一下,所以马云当指挥不是事故,真是个不错的故事,让你觉得交响乐离人们不那么远。

 

【第一速用】

马云指挥一个年会乐团,为何掀起了舆论喧哗

臧 博

  在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中,只见马云化身交响乐指挥,高踞指挥台,双臂翻飞、气势如虹。有识者云,马先生的指挥不仅不合符节,甚至称得上“瞎指挥”。不久后,批评的声音占据主流,认为此举乃商人拥“财”自重之举,而某交响乐团,身为堂堂高雅音乐重镇,竟如此自甘堕落。

  成功的企业家“玩票”高雅音乐并不稀见,索尼前总裁大贺典雄就是一位。大贺是一位执着的高雅音乐爱好者,他将CD容量定为74分钟,就是因为这个时间正好能装入完整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大贺当指挥也不纯然是玩票,而是真材实料地进行过长期钻研和训练,接受过卡拉扬等多位世界一流指挥家的言传身教,维也纳爱乐、柏林爱乐等世界一流名团都曾把指挥棒交到过他的手中。

  马云客串指挥的抱负,恐怕与大贺的人生追求完全不合拍。

  不过平心而论,此事也并非马云单方面鲁莽或强势,而是有其发展理路。据媒体报道:12月8日,马云参加中国企业俱乐部周年音乐会,原本上台和观众打招呼,但现场指挥家主动将指挥棒递给他。后者略表惊讶后欣然接受,指挥起乐团演奏《拉德茨基进行曲》。

有网友批评该乐团为斗米折腰,自甘堕落。这在我们当下的社会,难免陈义过高、道德洁癖之讥。因为,高雅艺术高居艺术殿堂顶端,必然难接地气,没有流行音乐那样广大的群众基础,而艺术本身又是烧钱的,乐器的购买和维护、曲谱的版权、巡演的差旅,这些费用不是一笔小数目,单凭商业演出的门票很难支撑,即便是在极重人文价值的西方国家,古典乐团也举步维艰,缺钱成了新常态。出于生存考虑,乐团主动寻求商业赞助,接受企业家资助,这都在情理之中,无可厚非。另一方面,商家也需要提升公众形象,为一个伟大的乐团及其作品冠名,不仅提高知名度,大多数情况下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乐团为斗米折腰或者马云践踏艺术未免言重了。这场音乐会本来就不是公众演出,而是中国企业俱乐部的内部活动,用老词儿讲叫堂会,用新词儿讲叫年会,完全是自娱自乐,若说这样就是艺术谄媚资本、资本玩弄艺术,那各大公司、各大学校以后都搞不得联欢会之类了。再有,对绝大部分专业乐团而言,时长不过几分钟的《拉德茨基进行曲》完全属于基础操作,跟去德云社听老郭说段绕口令一样,所以马云指挥不指挥损害不了其演奏及艺术价值。

一直以来,一旦有钱人弄出点小响动,总能激起大波澜,且动辄冠以为富不仁、有钱便是大爷等标签性的谩骂词句。只是莫以为这些群嘲是为了匡扶正义,不过仇富心理和借题发挥自身情绪而已。

参酌马云往日的做派,此举实在不必太过惊奇。近几年来,从宣布退休到正式退休,此君的各种唐突之举可谓旁逸斜出。两年前,马云就有斥巨资请来一干武打巨星,拍出一部《功守道》的壮举。

  马云退休时说过这么一句话:“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不美好、不对的事情、不尽人意的地方,我自己觉得,我要去折腾折腾。”如今看来,退休的马老师真的只是“折腾折腾”,他的折腾没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更如人意,只给无聊之辈平添了几分可供围观的热闹和磨牙的谈资罢了。

(摘自凤凰文化,有删改)

点评:

文章详细分解了马云指挥乐团的行为,从多个方向分析了其可行性,也辩驳了“乐团为斗米折腰”的观点,从而提出说“乐团为斗米折腰”或者“马云践踏艺术”未免言重了。全篇例证丰富,思路清晰,说理透彻,有不少可鉴之处。


News / 相关新闻 More
2021 - 01 - 19
《格列佛游记》最早出版时,名为《游历世界上几个偏远国家》。这是一本读起来十分滑稽、有趣的小说,完全是一幅非现实,或者说非经验性的图景中的荒诞故事。小说主人公格列佛船长煞有介事地讲述了自己四次航海的“奇遇”:他曾到过“小人国”,那里的人身高仅为6英寸,“小人国”的小人们要用1500匹马拉的车才能运得动他;他曾到过“大人国”,在那里他成了那些身高可比教堂的巨人们的掌上玩物;他还到过“飞岛国”,见到了生活在空中的王公贵族与生活在海岛上的“飞岛国”的庶民,他们或进行以“黄瓜里提取阳光”的实验,或能以巫术召唤古今亡魂并与之对话,或能长生不老;他也曾到过慧骃国(马国),在这里,马是该国有理性的居民与统治者,一种与格列佛(也就是人类)相类的“牲畜”被马豢养并役使。格列佛在慧骃国生活了一阵后,受到感化,决心在此安享一生,不想却因不被信任而遭驱逐。历经曲折坎坷之后回到英国的格列佛,终于看破世事人生,余生与马...
2021 - 01 - 19
近年来,新高考背景下“任务驱动型新材料作文”的命题材料形式变化很大,由2015年的单一材料向多则“组合性”发展;内容上由一事一议向一事多议的“互补性”变化,特别强化了从中华传统文化中寻求文化信仰、文化自信的重要性;写作要求上由单一的议论文体向多向实用性文体变化,尤其是审题思维则强化了求同求异的辩证能力的训练,要想获得高分,就必须要抓住命题素材的三大特点,做好三个关键工作,才能架构起高分作文。【模拟命题】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现在,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睡前抖音熬半宿,早上头条看世界。”小视频用户调查显示,抖音上的用户90%都在24岁以下,而这个年纪的人,或在读书或刚刚进入社会。对于这一现象,有人认为,小视频会让人更快地了解新鲜事物;有人认为,小视频会让人感受到生活中的快乐;也有人认为,刷多了小视频之后,会形成一种惯性,没有耐心去读一本书,不能静心去思考某一件事情;还有人认为,刷小视...
2020 - 12 - 31
大音希声,大美无形,这份从五千年的中华文明中孕育出的浪漫,如此动人。愿展翅如鲲鹏,入海似蛟龙。愿光明和方向与你常相伴,愿鸿雁传书,永不失联。“鲲龙”“蛟龙”“嫦娥”,这些取自古代神话的名字,承载着古人未竟的梦想与期待,也寄托着今人无限的希望与祝福。筚路蓝缕的航空航天人,在不断探索奋斗的过程中,也不忘在这一个个国之重器的命名上,体现自己凝望那片壮丽星空之时的浪漫。鲲鹏展翅,蛟龙入海  AG600别名“鲲龙”,是目前世界上在研最大的水陆两栖飞机,其最大特点是既能在陆地上起降,又能在水面上起降。将其命名为“鲲龙”,寓意着“鲲鹏展翅,蛟龙入海”。  “鲲鹏”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上古神兽,记载始于《列子》。大家比较耳熟能详的,是庄子的《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蛟龙”也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兽。相传...
2020 - 12 - 31
【主题解读】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有了实质性的外在影响力。不管中国国内发生什么,都会对外在世界产生巨大影响。正因如此,世界各国一直紧盯中国的变化。也正因为这样,近年来中国把“让世界读懂中国”提升到一个战略高度。读懂是理解与认同的基础,只有读懂才能架起沟通的桥梁、连起合作的纽带。今天,全世界都在向东看。无论是历史上厚重深邃的中国,还是当下奋进自信的中国,无论是民族复兴路上逐梦而行的中国,还是世界舞台上致力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都需要世界以多元的视角,走近她,深入她,读懂她,读出一个全面、立体、真实的中国。如今,世界也正一点点读懂中国,通过神舟系列宇宙飞船,通过中国四通八达的高铁,通过杭州G20峰会,通过亚投行,通过“一带一路”,通过中国与世界的互利共赢,通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壮丽画卷……不过,“读懂中国”仍是一个长远的事业。【时事在线】11月20日至22日,2020年“读懂中国”国际会议...

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 条记录

    发评论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