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尚阳光
分享到:

第一时间·深读2018年12月刊

日期: 2019-01-11
浏览次数: 156

第一时间·深读2018年12月刊





教你读借物喻情:这篇短文通过儿子的具体事例引入,并结合留学生和自己的人生经历的多重案例展示步步推进,最后借喻“蒲公英”的物象,抒发对生命、对青春、对追求的理解和渴望。

去远方

肖复兴

  寒假的时候,儿子从美国发来一封电子邮件,告诉我利用这个假期,他要开车从他所在的北方出发到南方去,并画出了一共要穿越11个州的路线图。刚刚出发的第三天,他在德克萨斯州的首府奥斯汀打来电话,兴奋地对我说这里有写过《最后一片叶子》的作家欧·亨利博物馆,而在昨天经过孟菲斯城时,他参谒了摇滚歌星猫王的故居。

  我羡慕他,也支持他,年轻时就应该去远方漂泊。远方,会让他见识到他没有见到过的东西,让他的人生半径像水一样蔓延得更宽更远。(初次点明全文主旨,后面重复强调。)

  我想起有一年初春的深夜,我独自一人在西柏林火车站等候换乘的火车,寂静的站台上只有寥落的几个候车的人,其中一个像是中国人,我走过去一问,果然是,他是来接人。我们闲谈起来,知道了他是从天津大学毕业到这里学电子的留学生。他说了这样的一句话,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多年,我依然记忆犹新:“我刚到柏林的时候,兜里只剩下了10美元。”就是怀揣着仅仅的10美元,他也敢于出来闯荡,我猜想得到他为此所付出的代价,异国他乡,举目无亲,餐风宿露,漂泊是他的命运,也成了他的性格。

  我也想起我自己,比儿子还要小的年纪,驱车北上,跑到了北大荒。自然吃了不少的苦,天寒地冻,路远心迷,仿佛已经到了天外,漂泊的心如同断线的风筝,不知会飘落到哪里。但是,它让我见识到了那么多的痛苦与残酷的同时,也让我触摸到了那么多美好的乡情与故人,而这一切不仅谱就了我当初青春的谱线,也成了我今天难忘的回忆。

  没错,年轻时心不安分,不知天高地厚,想入非非,把远方想像得那样好,才敢于外出漂泊。而漂泊不是旅游,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品尝人生的多一些滋味,也绝不是如同冬天坐在暖烘烘的星巴克里啜饮咖啡的一种味道。但是,也只有年轻时才有可能去漂泊。漂泊,需要勇气,也需要年轻的身体和想像力,便收获了只有在年轻时才能够拥有的收获,和以后你年老时的回忆。人的一生,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叫作无愧无悔的话,在我看来,就是你的童年有游戏的欢乐,你的青春有漂泊的经历,你的老年有难忘的回忆。

  青春,就应该像是春天里的蒲公英,即使力气单薄、个头又小、还没有能力长出飞天的翅膀,藉着风力也要吹向远方;哪怕是飘落在你所不知道的地方,也要去闯一闯未开垦的处女地。(借物喻情的点睛之笔,从蒲公英单薄和漂浮的意象出发,比喻未知和躁动的青春)这样,你才会知道世界不再只是一扇好看的玻璃房,你才会看见眼前不再只是一堵堵心的墙。

  我想起泰戈尔在《新月集》里写过的诗句:“只要他肯把他的船借给我……我将带我的朋友快快乐乐地航行于仙人世界。”(借用泰戈尔的词进一步升华主题)那么,就把自己放逐一次吧,就借来别人的船张帆出发吧。 只有年轻时去远方,才会拥有充满泰戈尔童话般色彩的经历和收益,那不仅是他书写在心灵中的诗句,也是你镌刻在生命里的年轮。

(选自《读者》,有删改)

教你读借物抒怀:日历的具体物象和撕日历的动作其实都是抒发对于时间的流逝、过去的记忆、儿时的生活一种唏嘘和感慨,全文并没有明显的情感外露,而是紧紧围绕日历(本质便代表时间)展开。

 

撕日历的日子

迟子建

又是年终的时候了,我写字台上的台历一侧高高隆起,而另一侧却薄如蝉翼,再轻轻翻几下,三百六十五天就在生活中沉沉谢幕了。(将台历翻完和未翻完形成鲜明对比,并暗示一本台历即代表365天的时间。)

厚厚的那一侧是已逝的时光,由于有些日子上记着一些人的地址和电话,以及偶来的一些所思所感,所以它比原来的厚度还厚,仿佛说明着已去的岁月的沉重。它犹如一块沉甸甸的砖头,压在青春的心头,使青春慌张而疼痛。

发明台历的人大约是个年轻人,岁月于他来讲是漫长的,所以他让日子在成方形的铁托架上左右翻动,不吝惜时光的消逝,也不怕面对时光,当一年万事大吉时,他会轻轻松松把那一摞用过的台历捆起,随便扔到什么地方让它蒙尘,因为日子还多得是呢。而对于中老年人来说,看着那一摞摞用过的台历,也许会有一种人生如梦的沧桑感。

于是想到了撕日历。

小的时候,我家总是挂着一个日历牌,我妈妈叫它“阳历牌”,我们称它“月份牌”。那是个硬纸板裁成的彩牌,上面是嫦娥奔月的图画,下面是挂日历的地方。那时候我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撕日历。早晨一睁开眼,我爬出被窝的第一件事不是穿衣服,而是赤脚踩着枕头去撕钉在炕头被架子一侧的月份牌,凡是黑体字的日子就随手丢在地上,因为这样的日子要去上学,而到了红色字体的日子基本上都是星期天,我便捏着它回到被窝,亲切地看着它,觉得上面的每一个字母都漂亮可爱,甚至觉得纸叶泛出一股不同寻常的香气。于是就可以赖着被窝不起来,反正上课的钟在这一天成了哑巴,可以无所顾忌地放纵自己。有时候父亲就进来对炕上的人喊:“凉了凉了,起来了”“凉了”不是指他,是指他做的早饭。反正灶坑里有火,凉了再热,于是仍然将头缩进被窝,那张星期日的日历也跟了进来。父亲是狡猾的,他这时恶作剧般地把院子中的狗放进睡房,狗冲着我的被窝就摇头摆尾地扑来,两只前爪搭在炕沿,温情十足地呜呜叫着,我只好起来了。

有会过日子的人家不撕台历,用一根橡皮筋勒住月份牌,将逝去的日子一一塞进去,高高吊起来,年终时拿下来就能派上用场。有时女人们用它给小孩子擦屁股,有时候老爷爷用它们来卷黄烟。可我们家因为我那双不安分的手,日子一个也没留下来,统统飞走了。每当白雪把院子和园田装点得一派银光闪闪的时候,月份牌上的日子就薄了,一年就要过去了,心中想着明年会长高一些,辫子会更长一些,穿的鞋子的尺码又会大上一码,便有由衷的快乐。(日历越翻越薄,成长越来越多,回忆越来越深,日历作为时间逝去的象征更加明显得体现。)新日子被整整齐齐地装订上去后,嫦娥仍然在日复一日地奔月,那硬纸牌是轻易不舍得换的。

长大以后,家里仍然使用月份牌,只是我并不那么有兴趣去撕它了。我在哈尔滨生活的这几年才算像模像样过起了日子,每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翻日历,让它由一侧到另一侧。当两侧厚薄几乎相等时,哈尔滨会进入最热的一段日子。年终时我将用过的台历用线绳串起,然后放到抽屉里保存起来。当我串起今年的台历、将明年散发着墨香气的日子摆在铁皮架上时,我会在上面简要抒写一些我的所作所为、所思所虑。如果能把幼时已撕去的日历一一拾回,也许已故的父亲就会复活,他又会放进一条狗进我的睡房催我起床,也许我老家那个已经荒芜的院落又会变得绿意盈门。但日子永远都是:过去了的就成为回忆。(结尾借希望重翻过去的日历点题,表达对时间流逝的感慨,对亲人的想念,对过去的怀念)

(选自作文网,有删改)

教你读娓娓道来:没有华丽的辞藻堆砌,对于童年的读书回忆和生活如行云流水般扑面而来,但是却能感受到字里行间满满的情感,读后回味无穷。

 

童年读书

莫言

我童年时的确迷恋读书。那时候既没有电影更没有电视,连收音机都没有。只有在每年的春节前后,村子里的人演一些《血海深仇》、《三世仇》之类的忆苦戏。在那样的文化环境下,看“闲书”便成为我的最大乐趣。我体能不佳,胆子又小,不愿跟村里的孩子去玩上树下井的游戏,偷空就看“闲书”。父亲反对我看“闲书”,大概是怕我中了书里的流毒,变成个坏人;更怕我因看“闲书”耽误了割草放羊;我看“闲书”就只能像地下党搞秘密活动一样。后来,我的班主任家访时对我的父母说其实可以让我适当地看一些“闲书”,形势才略有好转。但我看“闲书”的样子总是不如我背诵课文或是背着草筐、牵着牛羊的样子让我父母看着顺眼。(特殊的年代,大人对孩子读书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他们有着时代特色的担心。)

我偷看的第一本“闲书”,是绘有许多精美插图的神魔小说《封神演义》,那是班里一个同学的传家宝,轻易不借给别人。我为他家拉了一上午磨才换来看这本书一下午的权利,而且必须在他家磨道里看并由他监督着,仿佛我把书拿出门就会去盗版一样。这本用汗水换来短暂阅读权的书留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那骑在老虎背上的申公豹、鼻孔里能射出白光的郑伦、能在地下行走的土行孙、眼里长手手里又长眼的杨任,等等等等,一辈子也忘不掉啊。

后来又用各种方式,把周围几个村子里流传的几部经典如《三国演义》《水浒传》《儒林外史》之类,全弄到手看了。后来又把“文革”前那十几部著名小说读遍了。记得从一个老师手里借到《青春之歌》时已是下午,明明知道如果不去割草羊就要饿肚子,但还是挡不住书的诱惑,一头钻到草垛后,一下午就把大厚本的《青春之歌》读完了。身上被蚂蚁、蚊虫咬出了一片片的疙瘩。从草垛后晕头涨脑地钻出来,已是红日西沉。我听到羊在圈里狂叫,饿的。我心里忐忑不安,等待着一顿痛骂或是痛打。但母亲看看我那副样子,宽容地叹息一声,没骂我也没打我,只是让我赶快出去弄点草喂羊。我飞快地蹿出家院,心情好得要命,那时我真感到了幸福。

我的二哥也是个书迷,他比我大五岁,借书的路子比我要广得多,常能借到我借不到的书。但这家伙不允许我看他借来的书。他看书时,我就像被磁铁吸引的铁屑一样,悄悄地溜到他的身后,先是远远地看,脖子伸得长长,像一只喝水的鹅,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地靠了前。他知道我溜到了他的身后,就故意地将书页翻得飞快,我一目十行地阅读才能勉强跟上趟。(这里和童年生活的农村体验十分贴合,整体没有突兀感,且很形象生活化地表现出少年对书对知道的渴求)他很快就会烦,合上书,一掌把我推到一边去。但只要他打开书页,很快我就会凑上去。他怕我趁他不在时偷看,总是把书藏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地方,就像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的地下党员李玉和藏密电码一样。但我比日本宪兵队长鸠山高明得多,我总是能把我二哥费尽心机藏起来的书找到;找到后自然又是不顾一切,恨不得把书一口吞到肚子里去。

有一次他借到一本《破晓记》,藏到猪圈的棚子里。我去找书时,头碰了马蜂窝,嗡的一声响,几十只马蜂蜇到脸上,奇痛难挨。但顾不上痛,抓紧时间阅读,读着读着眼睛就睁不开了。头肿得像柳斗,眼睛肿成了一条缝。我二哥一回来,看到我的模样,好像吓了一跳,但他还是先把书从我手里夺出来,拿到不知什么地方藏了,才回来管教我。他一巴掌差点把我扇到猪圈里,然后说:活该!我恼恨与疼痛交加,呜呜地哭起来。他想了一会儿,可能是怕母亲回来骂,便说:只要你说是自己上厕所时不小心碰了马蜂窝,我就让你把《破晓记》读完。我非常愉快地同意了。但到了第二天,我脑袋消了肿,去跟他要书时,他马上就不认账了。我发誓今后借了书也决不给他看,但只要我借回了他没读过的书,他就使用暴力抢去先看。

有一次我从同学那里好不容易借到一本《三家巷》,回家后一头钻到堆满麦秸草的牛棚里,正看得入迷,他悄悄地摸进来,一把将书抢走,说:这书有毒,我先看看,帮你批判批判!他把我的《三家巷》揣进怀里跑了。我好恼怒!但追又追不上他,追上了也打不过他,只能在牛棚里跳着脚骂他。

(选自《莫言散文》,有删改)


News / 相关新闻 More
2020 - 11 - 30
提纲挈领:中国瓜界“袁隆平”  新疆哈密瓜享誉海内外,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甘甜如蜜的瓜凝结着一位女科学家一生的心血和痴情。在别人眼里她是一个传奇,在她自己看来这一生只做了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种瓜。她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内西甜瓜育种专家吴明珠。  1930年,吴明珠出生在武汉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因为看了苏联电影《米丘林》,便迷上了园艺。1949年,她高中毕业考入西南农学院(现西南大学)园艺系果蔬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央农村工作部。能到北京的大机关,让同龄人艳羡不已,吴明珠却非常苦恼:“这不是基层,我想到最艰苦的地方放飞梦想。”  195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向中央要人才,吴明珠主动请缨,终于如愿以偿。最初,吴明珠被安排在当时的乌鲁木齐地委,这还不是她心目中的基层。她又软磨硬泡,终于被派到了条件艰苦的鄯善县农技站。她住在老乡家低矮的土房里,出门便是瓜地。她心满意足,觉得自己终于站...
2020 - 11 - 30
“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一词首先出现于教育部考试中心张开对2015年全国高考作文题目评价的文章中,可视为对高考作文题目的最新界定,也是高考作文题的一种新走向。但是,在高考备考的过程中,很多同学对题目中的“任务指令”缺乏必要的敏感,甚至视而不见。  任务驱动型作文题型,最早是在2015年由教育部考试中心张开提出来的,近几年已成为高考的“热点题型”。这种题型的产生是在材料作文的基础上,增加了任务型指令,而增加任务型指令,是为了解决材料作文宿构和套作的问题,是为了着力发挥作文题引导写作的功能,增强写作的针对性。因此,完成任务指令的好坏是评价作文优劣的最主要指标。由此,我们可以根据任务指令的不同具体划分为标准类和变式类,并从不同题型的建构特点来分析具体的审题方法。标准类  一、表态说理类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  不错,目前的中国,固然是江山破碎,国弊民穷,但谁能断言,中国没有一个光明的前...
2020 - 11 - 30
话题综述:历经波折,迪士尼真人电影《花木兰》继9月4日在流媒体Disney+上首映后,9月11日也在中国大陆首映。虽然饰演花木兰的刘亦菲,终于为我们带来了一位真人版迪士尼“中国公主”,但不同于电影在北美获得不错的口碑,《花木兰》在中国国内上映后,口碑一路下滑,网络评分从一开始的5.4分到现在的4.9分,上映6天只拿到1.9亿元票房。在网友的评论中,一部分认为该片“对人物的解读到位,视觉效果尤为出色”,另一部分则觉得“影片不尊重传统文化,故事内核过于西式”。提纲挈领:《花木兰》缘何口碑两极化故事面目全非,演员沦为“傀儡”真人版《花木兰》并不是迪士尼第一次改编《木兰诗》。  1998年、2004年,迪士尼分别将其改编成了动画电影《花木兰》和《花木兰2》,二者都取得了口碑与市场的双成功。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花木兰,既是一个替父从军的孝女,也是一个身经百战、建立赫赫功勋的巾帼英雄。她的身上,始终体...
2020 - 11 - 13
提纲挈领:养生堂背后低调孤傲的浙江商人说到中国首富,你最先想到的是哪位富豪?是地产大亨王健林、许家印,还是互联网巨擘马云、马化腾?近几年来,不论是胡润百富榜,还是福布斯富豪榜,中国首富的头衔总是在上述几位企业家之间轮换。而今天,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打破了“二马一王一许”的格局,成为中国新首富。9月8日,农夫山泉在港股挂牌上市,开盘即涨85.12%,总市值达到4400亿港元。加上另一家上市公司万泰生物的股份,农夫山泉集团的创始人——钟睒睒身价一度超过马化腾,成为中国首富。但半小时后,农夫山泉的股价跌破4000亿港元,钟睒睒又从首富变成了第三名。钟睒睒有很多标签,“养生堂”“农夫山泉”“朵而”“尖叫”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都与他有无法割舍的联系。钟睒睒也有很多争议:2000年挑起“纯净水大战”,得罪包括娃哈哈在内的70家企业,一时成为“行业公敌”;2007年,又将矛头指向食品及饮品行业巨头...

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 条记录

    发评论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