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尚阳光
分享到:

记叙文应讲不一样的故事

日期: 2018-11-19
浏览次数: 53

作者简介:姜有荣,中学语文特级教师,近年来先后在《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等期刊上发表文章20余篇。辅导学生在《中国校园文学》等报刊上发表习作500余篇。现担任《作文通讯》等10多种期刊特约编辑。



一个动听的故事,第一个人讲是天才,第二个人讲是庸才,第三个人讲就是蠢材。在记叙文写作中,要想不做庸才、蠢材,就不要去讲同质化的故事,而要讲不一样的故事。只有这样,才能激起读者的阅读冲动,让读者把故事津津有味地看下去。那么怎样才能使讲出来的故事不一样呢?下面笔者就以微型小说罗伟章《独腿人生》为例,解读其要旨。

独腿人生

罗伟章

应朋友之约,去他家议事。眼看离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我顺手招了一辆人力三轮车。

朋友体谅我的窘迫,事先在电话中告知:若坐三轮,只需3元。我举目张望,希望再有一辆三轮车来。车夫说:“上来吧,就收你3元。”这样,我高高兴兴地坐了上去。

车行了一小段路程,我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劲,上好的公路,车身却微微颠簸,不像坐其他人的三轮车那么平稳,而且,车轮不是滑行向前,而是向前一冲,片刻的停顿之后,再向前一冲。我正觉得奇怪,突然发现蹬车人只有一条腿!

我猛然间觉得很不是滋味,眼光直直地瞪著他的断腿,瞪着悬在空中前后摇摆的那段黄黄的裤管。我觉得我很不人道,甚至卑鄙。前面是一带缓坡,我说:“这里不好骑,我下车,我们把车推过去。”他急忙制止:“没关系没关系,这点坡都骑不上去,我咋个挣生活啊?”言毕,快乐地笑了两声,身子便弓了起来,加快了蹬踏的频率。车子遇到坡度,便倔强地不肯前行,甚至有后退的趋势。他的独腿顽强地与后退的力量抗争着,车轮发出“吱、吱”的尖叫,车身摇摇晃晃,极不情愿地向前扭动。我甚至觉得这车也是鄙夷我的!它是在痛恨我不怜惜它的主人,才这般固执的吗?车夫黝黑的后颈上高高绷起一股筋来,头使劲地向前耸,我想他的脸一定是紫红的,他被单薄的衣服包裹起来的肋骨,一定根根可数。他是在跟自己较劲,与命运抗争!

坡总算爬上去了,车夫重浊地喘着气。不知怎么,我心里的惆怅和悲凉竟然了无影踪。

待他喘息稍定,我说:“你真不容易啊!”

他自豪地说:“这算啥呢!今年初,我一口气蹬过八十多里,而且带的是两个人!”

我问他怎么走那么远。

他说:“有两个韩国人来成都,想坐人力车沿二环路走一趟,看看成都的风景。别人的车他们不坐,偏要坐我的车。他们一定以为我会半路出丑的,没想到,嘿,我这条独腿为咱们成都人争了气,为中国人争了气!”

车夫又说:“下了车,那两个韩国人流了眼泪,说的什么话我也不懂,但我想,他们一定不会说我是孬种。”

离别墅大门百十米远的距离,车夫突然刹了车。“你下来吧。”他说。

我下了车,给他5元。

他坚决不收,“讲好的价,怎么能变呢?你这叫我以后咋个在世上混啊?”

我没勉强,收回了他找给的两元钱。

我正要离去时,他不好意思地说:“我本来应该把你送进门的,可那是一幢高级别墅,往别墅里去的人,至少应该坐出租车啊……我怕你被朋友看见……”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天生是不大流泪的人。

朋友果然在大门边等我。他望着远去的车夫说:“你为什么不让他送到,那些可恶的家伙总是骗了一个是一个!你太老实了。”

议事完,朋友留我吃饭,我坚决拒绝了。

我徒步走过了那段没有公交车的路程。我从来没有与自己的两条腿这般亲近过,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两条腿这般有力过。

与一般学生的作文相比,罗伟章讲述的这个人力三轮车车夫的故事有如下三个“不一样”:

一、不一样的境遇孕育不一样的故事

记叙文中的境遇既指时代风云等大的境遇,更指居家度日等小的境遇。这篇小说中的人力三轮车车夫有着不一样的境遇,它孕育出了他不一样的故事——苦命却不认命的故事。一般学生写的人力三轮车车夫都有双腿,而他却是独腿。面对身体残疾这一境遇,他没有自怨自艾,也没有怨天尤人,而是不等不靠、自食其力。这就决定了他的故事是一个“跟自己较劲,与命运抗争”的硬汉故事,为此,他要“黝黑的后颈上高高绷起一股筋来,头使劲地向前耸”“重浊地喘着气”。

二、不一样的思想生发不一样的故事

《狼来了》这则故事大家都知道,但著名作家纳博科夫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说在尼安德特峡谷里,孩子跑出来大叫“狼来了”,如果背后真的跟来了一只狼,这算不了什么。而孩子大叫“狼来了”,背后却没有狼,这便成了文学。因此,做人不该做那个放羊的孩子,而在记叙文写作中却应当做那个放羊的孩子。人是能思想的苇草,只有头脑中迸发出不一样的思想,才能生发出不一样的故事;如果头脑中迸发出的思想与读者“不谋而合”,就只能生发出与其预料一样的故事。

这篇小说中的人力三轮车车夫有着不一样的思想,它生发出了他不一样的故事——挣钱却“坚决不收”乘客主动多付的车费的故事。一般人力三轮车车夫的经营思想都是利益至上、利益最大化,而这篇小说中的人力三轮车车夫却是诚信至上、信誉最大化。乘客主动多付车费,对一般人力三轮车车夫来说,那是求之不得的。但是他不一样:他不追求利益最大化,所以坚决不收“我”主动多付的两元钱车费;他追求信誉最大化,所以说过的话就一定要算话——讲好多少钱就收多少钱,绝不变更。正因为信誉在他的心中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做生意的原则,而且是一个做人的准则,他才发出了“你这叫我以后咋个在世上混啊”的感叹。

再透视这篇小说中的人力三轮车车夫的内心世界,他不仅认为自己不是一个需要社会救助、他人照顾的残疾人,而是一个硬挣挣的、凭自己力气吃饭的生意人,而且认为自己的能力并不比体格健全的人力三轮车车夫差——即便带着两个老外一口气蹬八十多里,也决不出丑,不做孬种。他认为自己与乘客的关系是正常的买卖关系,因而在地位上是平等的。“我”多付给他两元钱车费,无异于是在垂怜他,这是对他尊严的践踏,为此,他是无法接受的。

三、不一样的构思演绎不一样的故事

地球、太阳等亿万个星球,如果运行在相同的轨道上,就要发生冲撞。同样,如果学生在记叙文写作中按照相同的套路来构思,就要发生“撞车”,而且人越多,灾难越严重。只有“通古今之变”“悟万物之变”,才能演绎出“‘合而不同”的故事。这里的“合”指合乎事理逻辑,它讲求“在情理之中”;“不同”指运用不同的构思方法,它讲求“在意料之外”。有“合”才有其合理性,令人信服;有“不同”才有其新颖性,别开生面。

这篇小说有着不一样的构思,它演绎出了他不一样的故事——自身残疾却去体贴正常人的故事。在以残疾人為主人公的作文中,一般学生构思的往往都是正常人体贴残疾人的故事,而这篇小说的作者构思的却是残疾人体贴正常人的故事。他不把“我”送进别墅的门,不是想耍滑偷懒,少蹬一段路,而是为了顾及“我”的面子,不让“我”丢份,因为来别墅的人至少应该坐出租车。这是一份难得的体人之心、谅人之怀,它将人物的情怀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故事人人会讲,各有巧妙不同。没有不一样的猛料,总得有不一样的元素;没有不一样的元素,总得有不一样的构思……总之,你得有一个“不一样”。我们坚信,在记叙文写作中,你只要时刻想着另辟蹊径,别有洞天,就一定能讲好不一样的故事。

(摘自《中学语文》,有删改)


News / 相关新闻 More
2020 - 11 - 13
提纲挈领:养生堂背后低调孤傲的浙江商人说到中国首富,你最先想到的是哪位富豪?是地产大亨王健林、许家印,还是互联网巨擘马云、马化腾?近几年来,不论是胡润百富榜,还是福布斯富豪榜,中国首富的头衔总是在上述几位企业家之间轮换。而今天,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打破了“二马一王一许”的格局,成为中国新首富。9月8日,农夫山泉在港股挂牌上市,开盘即涨85.12%,总市值达到4400亿港元。加上另一家上市公司万泰生物的股份,农夫山泉集团的创始人——钟睒睒身价一度超过马化腾,成为中国首富。但半小时后,农夫山泉的股价跌破4000亿港元,钟睒睒又从首富变成了第三名。钟睒睒有很多标签,“养生堂”“农夫山泉”“朵而”“尖叫”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都与他有无法割舍的联系。钟睒睒也有很多争议:2000年挑起“纯净水大战”,得罪包括娃哈哈在内的70家企业,一时成为“行业公敌”;2007年,又将矛头指向食品及饮品行业巨头...
2020 - 11 - 13
神秘的大海总是令人无限遐想,无数的航海家因此踏上了航海之旅。他们在风平浪静的太平洋上疾驰,领略大海的宁静与壮美;在印度洋采撷大海的“泪珠”,感受大海的神奇与积淀;又在红海的海底隧道中一尝探险与发现的喜悦……宁静、壮美、富饶、神奇,这便是大海,这便是生命摇篮的名片。19世纪末,一位伟大的梦想家用他手中的笔,勾勒出一台能下五洋捉鳖的神器——鹦鹉螺号,我们今天蔚为发达的科技文明即发源于此。这位梦想家就是《海底两万里》的作者——儒勒·凡尔纳。从小时候的私自上船,到青年时代改装小渔船,再到花费巨资买游船,儒勒·凡尔纳终其一生都在试图能与海洋靠得更近一点。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执念与热情,凡尔纳作为一个从没有海员经历的作家,才能写出那些丝毫不输于海员作者的海洋名篇!《海底两万里》是“凡尔纳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是迄今为止最优秀的海底探险小说,另外两部,《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是海上历险,《神秘...
2020 - 11 - 06
朱永新教授说,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精神发育史,而写作史(表达史)其实更是精神发育成长史。因而,学习写作既是技能掌握,又是精神成长,二者密不可分。文章合为时而著,时评是与生活最切近的写作文体之一,实践性较强。时评写作,是写作中的轻骑兵,是学生打开这个世界的窗口,它更是精神发育成长最基本又最有效的途径。  一、新闻兴趣是基础  时评就是对新闻或社会现象发表自己的看法,篇幅短小,道理切近。对新闻感兴趣是时评写作的主要动力。相比文学阅读、科技阅读、历史阅读、哲学阅读等等,新闻阅读是源头阅读、基础阅读。  信息接收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刺激自己,另一个是关心他人。新闻是公共性的,换句话说,一个少年人长期不关注新闻,就是没有公共性的视角,对他人不关心,缺少基本的文化能力,说白了,就是精神没发育成长。有人称时评为“个人化的公共写作”,确实有理。也有人说不关心政治(新闻)的人,你很难相信他的人品。这话有些极端,...
2020 - 11 - 06
这两天,微博上一则关于“张文宏去无锡了,无锡市政府奖励了他一套湖景别墅和1200万现金,另加5000万研究资金”的消息刷了屏。9月14日晚,无锡市第五人民医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情况声明,称该微博消息为谣言,实际情况是该医院柔性引进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张文宏教授专家团队,无锡市给予张文宏团队1000万元项目支持经费,主要用于临床科研与技术创新等,其中10%用于团队成员补助。当晚,张文宏连发两条微博予以回应。第一条微博配上了“疑惑”“满头问号”等表情包,第二条则转发了医院相关说明,称“老新闻了”。也就是说,张文宏确有被“引进”,但没有跳槽;他确实获得了上千万资金补助,但他捐出去了。提纲挈领:别让“仇富式诱导”曲解柔性引才网友都站在了张文宏一边  作为抗疫一线的“金句王”,张文宏走红之后也难免遭遇“人红是非多”的困扰,屡屡遭到断章取义式的恶意消费,比如有人对其“孩子早餐不能喝粥”的建...

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 条记录

    发评论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