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尚阳光
分享到:

没有遗忘,也无心原谅

日期: 2019-01-24
浏览次数: 59



第一印象:历史与现在

猎捕40年前的纳粹似乎是文明国之间的国际公法

  67岁的老麦在克里夫兰住了40年。从汽车厂退休下来,他就只管在院子里种花,偶尔带着一条老狗上街走走。孩子们都长大了,各自独立,只有老伴在家里烤烤蛋糕、烧烧菜。提到老麦夫妇,邻居会说:“啊,那对和气的老人!”

  有一天,老麦突然被逮捕了。以色列专门追猎纳粹的政府部门说老麦在二次大战中是煤气房的管理工人,要求美国政府引渡到以色列当战犯审判。美国照办,所以老麦就不见了,离开了他住了40年的家。

  不但以色列有专门搜索纳粹的机构,美国也有。只要是40年前和纳粹有过关系的,不论是遁逃南美的丛林或改名换姓匿居欧亚,天涯海角都会被搜出来,关进监狱中,面临审判。这种“冤有头、债有主”找纳粹讨还血债的行为,不只是以色列犹太人的国家大事,也是欧美各国,尤其是巨无霸的美国,所热切资助的。

  指挥大军作战的将军落网了。幕后作计划的参谋落网了。俯案写文书、贴布告的秘书落网了。还有,当年才廿出头的煤气房管理工人——老麦,也落网了。老麦爱焙蛋糕的老伴紧紧拥抱着老麦的照片,面对新闻记者,哭着说:“他没罪呀!”

以文明、成熟自诩的西方列强,很笃定地帮助以色列万里寻仇,连“始作俑者”的德国也闷声不响,表示默默地赞同。猎捕40年前的纳粹似乎是文明国之间的国际公法,不容置疑。作为一个与犹太人毫无瓜葛、不怀歉疚的中国人冷眼旁观,却觉得这个西方人认为理所当然的现象,与我所了解的人性有很大的冲突。

制造杀人的武器还是救人的工具,不是螺丝钉的责任

  我所怀疑的,不仅在于惩罚一个80岁的老人究竟有什么意义。在一般的法律中,30年前所犯的错误是不必追究的。30年的流水光阴中,年幼的长成,年长的凋谢,大概也绰绰足够使受伤的痊愈、作恶的忏悔。30年,大概也足够使埋藏罪孽的泥土,抽长出新生的希望。可是犹太宗教着重“以眼还眼,以牙还牙”;40年的旧恨一如昨日的新仇。这笔血海深仇,哪管80或者90岁,只要一口游丝气还在,就是惩罚的对象。这是一本人生字典,里面独缺“宽恕”的词汇。

  我想问的,倒不在于为什么在同一时候遭受极大残害的中国人,不曾像犹太人一样成为捕猎战犯的债主?没有听说过美国或是法国帮助中国人,在东亚的丛林中搜索当年的日本将军、日本参谋、日本秘书。更没听说过美国将一个已经入籍美国40年的公民引渡到中国受审,因为他曾经在南京大屠杀的日军营中担任厨师,或者守仓库的管理员。我想问的,倒也不在于这奇怪的双重标准,不在于人们对这双重标准的视而不见。

  最令我不安的,毋宁是一个哲学上的问题:人,究竟可以为他自己的行为负责到哪一个程度?

  一个刽子手的责任,在看准了头颈的分寸,一刀霍下,让鲜血喷起,人头落地。被杀的人究竟有罪或者冤枉,不是刽子手的事情。甚至于即使他明明知道眼前跪着的人其实无辜,也没有人会指责刽子手为凶手。我们可以说,刽子手只是奉命行事,做一天和尚当然就得撞一天钟。应该负责的,是判官;或者,是那个不健全的审判制度;再抽象一点,我们不妨这么说,错在那个封建的社会。

要渺小的个人负起责任是不公平的,个人只是“制度”这巨大机器中一个看都看不见的螺丝钉,机器在制造杀人的武器还是救人的工具,不是螺丝钉的责任。

你就是个凶手

  可是,也有人认为人有充分的自主权,做不做螺丝钉都是自由意志的选择。既然是自由选择,个人就必须为他所作的选择担负后果。刽子手若明知冤命,又不舍刀他去,那么他就成为凶手之一,因为他默许冤死的存在;而默许,就是促成。发言人如果明知自己在传播谎言,却不挂冠求去,那么他就成为有罪的欺骗者,因为他容忍谎言;而容忍,就是制造。

  选择了良知的发言人,显然拒绝做一枚随着机器运转的螺丝钉。相当能代表19世纪美国浪漫思想的梭罗,对渺小的个人有着更高的要求。1864年,美国与墨西哥打仗,当一个美国士兵把刺刀戳进墨西哥士兵胸膛的时候,他说:对不起了,但我只是奉命行事;是我的政府贪图你的土地,挑起战事,造成你的枉死,但杀你实在不是我个人的责任。

  梭罗没有任何政治力量来对抗政府已作的决定,但是,他显然觉得个人对一场不讲公理的战争有负责的必要,他选择了拒绝缴税,表示拒绝做一枚被动的螺丝钉。对一个挥舞着刀、冲进墨西哥领土的美国士兵,梭罗等于在说:世界上没有“奉命行事”这回事。当工作任务与个人良知冲突的时候,你或者选择良知,即刻辞职退伍,后果也许是饿死;或者接受命令执行任务,那么你就是个凶手,没有自欺的余地。不管选择是什么,责任都在于个人。

  当然,天真而浪漫的梭罗说,如果每个人都有高度自觉,拒绝做个不负责任的螺丝钉,那么那场不讲公理的仗也就打不成了。巨大的悲剧之所以发生,都只因为个人没有认清人的自主权,随波逐流,而流至不可控制的灾难。

没有任何人能以“奉命行事”作为无罪的借口,因为人唯一所该奉的“命”是自己的良知。

犹太人天罗地网、万里寻仇的狂热行为就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实践;第二,就是犹太人也深信,人可以而且必须完全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实际策划消灭犹太人的将领固然要血债血还,只是执行命令的军官也难逃其咎;受雇于纳粹的秘书、技工、管理员,更是帮凶。

明辨真伪往往不只是智慧的问题

  二十来岁的老麦,没受过太多教育,作为一个管理员,他每天的杂务之一,或许就是打开煤气开关,一板一眼把上司交待下来的工作做好。你可以说他是个奉公守法、克尽职守的工人。可是,他打开煤气的那个小工作,达成的效果是一屋子惨死的老弱妇孺;换句话说,老麦是个奉公守法的刽子手。犹太人在40年后要制裁他,等于是制裁他缺乏自觉,不曾作一个拒绝奉命的小子。上了贼船,为什么不跳海离开?不跳海,就是贼。

  “不跳海,就是贼”的赏罚原则对人有高度的道德要求。首先,它要求一个人上了贼船要忍得出这是艘贼船。也就是说,人要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洞悉是非真伪的智慧。其次,它要求人有“跳船”的勇气。认清贼船之后,即使不能英勇地把掌舵的暗杀了,或者放火烧船起义,至少要拒绝同流合行,毅然决然地跳船。

  然而,洞悉是非真伪的智慧,独善其身的果敢——究竟多少圆颅方趾的人有这两样条件?明辨真伪往往不只是智慧的问题;一个智慧极高的人可能生长在一个极权制度中,资讯受到封锁,教育受到歪曲与控制,神话、谎言作为洗脑的材料,从生到死他根本没有洞悉真伪的机会。

  这些人,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大多数的人,即使动了疑心,也没有能力作独立的判断。人云亦云是人的常态,自我觉醒、反抗潮流,是人对自己较高的道德期许,一种理想的追求。

误上了贼船的人,我们希望他有所觉醒,在工作与良知之间毅然有所抉择,跳海也在所不惜,但这又是一个道德的期许,不是判罪的标准。把上限的道德期许拿来作为判罪惩处的下限标准,岂不失之太苛乎?

今天,如果发生了核子大战,50年后,万一有人要追究责任,那么今日受雇于核厂的守卫该不该判刑呢?现在正在读核子研究所,即将成为工程师的学生该不该判刑呢?在国防部处理文书的打字小姐该不该受审呢?负责修护核厂的工人该不该受审呢?明明知道核战的危机却不曾参加过反核运动的我,该不该被逮捕呢?如果答案都是肯定的,那世上没有无罪的人;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为什么年近七十岁的老麦要面对审判?

  德国人对犹太人的残酷暴行不应该只是犹太人的事,就好像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残虐不能够只是中国人的事。“地球村”里的人要依赖彼此的正义感来绵延生命。我们教导下一代,也期勉这一代,要时时觉醒暴力的存在,诉诸良知;但是在人普遍的做到这一步之前(或许他永远做不到),惩罚做不到的少数人,这是不公正的报仇行为。经历过二次大战那样悲惨的教训,人所学到的不该只是报仇而已吧?

  对血淋淋的历史,西方人的口号是:可以原谅,不可以遗忘。犹太人不只没有遗忘,似乎也无心原谅。

(摘自《视野》,有删改)

第一点评

思辨: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佘子清老人曾说:“历史要记住,仇恨慢慢就不要记了……”对老人来说,仇恨自然永远不可平复。但当仇恨经过岁月的淘洗,自然会沉淀成历史。历史指导人们理性思考彼时的仇恨。只有把仇恨上升为对历史的理性思考,以史为鉴,才能留住那些易逝的真相。

立意①年轻的时候,我们嫉恶如仇。历史不可以被遗忘,但我们选择原谅我们该如何直面历史的残酷?


News / 相关新闻 More
2020 - 09 - 01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能够帮助同学们在高中的各场大型考试中取得高分的学习方法。  我先从听课说起。作为一个理科生,对于语数英物化生这六门科目,我的建议是,在学习新课的阶段,必须集中精力听课,并且建立起专门的语文、数学、物理笔记本。而在复习阶段,听课方法的选择可能会因人而异了。我认为,一轮的知识点回顾课是有必要听的,并且最好能够有针对性地整理出新的笔记。但习题讲评只要听自己有疑惑的问题就够了,而当老师讲到你有把握的题目时你就可以做自己的事情。这也是提高效率的一个好方法,但这样做的前提是必须对自己有足够的了解。  对任何一个科目来说,做一定量的题目都是必要的。尤其在高三阶段,每个科目的题感都要提高到较高的高度并且保持好。哪怕是自己很有信心的科目,也不能晾在一边不管。如果你们找不到自己的问题在哪儿——做题吧。  当然,做题之后不可避免地就会产生错题,对于错题的整理同样重要。我个人倾向于建立各个科目的...
2020 - 09 - 01
以前的高考,提供多则(两则或两则以上)材料的材料作文题,全国卷几乎没涉及,其他省市只是时有出现。但是,近两年的高考,全国卷的多则材料的作文题有抬头、延续之势。而从学生的高考作文情况来看,审题立意严重失误的不少,因此,系统地谈谈多则材料的审题立意方法尤为必要。多则材料的内涵相同——弃异求同法多则材料之间的文字表面形式虽然不同,但是它们所表达的实质性内涵有相同之处。对于这种类型的多则材料,可以采用“弃异求同法”立意——放弃多则材料的不同点,找出多则材料的共同点或“交集”,以此提炼出一个共同的主题或观点。具体操作是:先逐则分析材料的内涵,然后比较几则材料的内涵,抽象概括出几则材料的共同点,这个共同点就是作文的立意所在。  请看下面两则材料。  材料一:《晏子春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材料二:晋·傅玄《太子少傅箴》中有言“...
2020 - 08 - 21
提纲挈领:不拘一格用人才,形成人才涌流的“活力源”  “英雄不问出处”,人才两字在杭州有了新内涵。从安徽来杭5年的90后快递小哥李庆恒,经中共杭州市委人才办、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被评为杭州市高层次人才,认定类别为D类。  据了解,李庆恒能评上“高层次人才”,最大原因是他在2019年度全国邮政行业职业技能竞赛中取得优异成绩,被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授予“浙江省技术能手”称号,刚好符合杭州市高层次人才认定标准。  对于想扎根杭州的李庆恒来说,这无疑是一场及时雨。有了高层次人才的认定,他便可以申请杭州市住房补贴、车辆上牌补贴、子女入学、医疗保障等方面的人才待遇。  紧随其后,一位95后发型师被认定为杭州市E类高层次人才,其曾在2018年获得杭州市商贸服务业职业技术标兵称号。  两人的境遇在网上引发热议。毕竟,快递员和发型师成高层次人才,打破了人们对人才的传统认知。这正是杭州“不拘...
2020 - 08 - 21
《我是猫》:故事里的猫旁观一切,故事外的漱石借猫的舌头讽刺社会乱象彭 坤 “我是猫,名字还没有。出生在什么地方,我一点也不清楚,只记得曾在一个昏暗潮湿的地方,咪唔咪唔地哭泣着。我在那地方第一次看到叫作人的这个东西。后来听说那便是所谓书生,是人类之中最凶恶的一种。据说这类书生常常捉住我们,把我们煮了吃掉。不过,那时我还不大懂事,所以倒也不觉得怎么可怕,只是当他把我放在手掌上,猛一下举起来的时候,心里有些摇摇晃晃的。”“人类不可能永远繁荣昌盛下去。嗯,我愿静候属于猫族时代的到来。”一只猫眼中的人类世界,该是什么模样?夏目漱石的《我是猫》里,这只猫如是说道。提起夏目漱石,大多数人第一想起的必是那句含蓄表达爱意的句子:今晚月色真美。“今晚月色真美”是夏目漱石的一句名言。他在做英语老师时,给学生出了一篇短文翻译,文中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时男主角说了一句“I love you”,让学生将“I love ...

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 条记录

    发评论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