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尚阳光
分享到:

国际数学竞赛“惨败”的锅不该让“禁奥令”背

日期: 2019-05-08
浏览次数: 97


新闻综述:近日,2019年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闭幕,中国队获团体总分第六名,6名参赛者无一人获得金牌,有4人获得银牌,1人获得铜牌,1人获得鼓励奖,由此引发了网友的热议。很多人将其归咎于“禁奥令”,认为与近年来政府对奥数培训的整治有关。担任此次比赛中国队领队的瞿振华回应称:“全军覆没”的说法不太准确,此次比赛以锻炼为主,并非最强阵容;但确也暴露了学生短板,其他国家学生与我们的差距在缩小。

 

【媒体精粹】

数学竞赛中国丢金,舆论不要“带节奏”

中国队6名参赛者获得4银1铜,有媒体报道称之为“数学大赛中国队全军覆没”,显然有些夸张。但对于早已经习惯了中国学生在国际奥数大赛中斩金夺银的国人来说,由此颇感失落,也在情理之中。如果简单地说这次“不代表国家数学水平”,一次数学竞赛丢金不算什么,显然难以抚慰人心。

正确对待失利与正确对待胜利同样重要,输了就是输了,没有拿到金牌就是没有金牌,我们应该有足够的自信和底气正视这次比赛。还有一种声音认为,在数学竞赛中成绩下滑和取消部分竞赛类升学加分项有关,从而有意无意地往奥赛上引,有了如此一问:“不学奥数我们的数学教育效果是不是不好了?不能出顶尖人才了?”

很多孩子成长记忆中都有奥数。不必讳言,在奥数竞赛中,确实发现了一些好苗子,有一些孩子也因此进入了心仪学校,但放眼大多数,奥数却在相当程度上加剧了教育负担,与教育减负的时代潮流格格不入。那个年代,不仅仅是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信息学等学科培训全面飘红,当时规范校外培训还没有形成今天的共识,即便想要全力整治估计也会很难。

还要看到,奥数教育的成果也存在着一定的拔高。罗马尼亚大师杯也好,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也罢,都只是对中学生中数学竞赛普及程度和训练水平的一次检验,并不能简单将其等同于一个国家的数学科技水平和顶尖数学人才情况。比如,法国是数学强国,有很多获得菲尔兹奖的数学家,但是数学竞赛并不是很普及。再看看我们,获得了那么多的奥赛金牌,真正的数学实力与竞赛成绩成正比吗?

当年的奥数热,有着浓浓的功利动机,多数学生也不是因为兴趣,而是为了分数去参加培训。家长花了大把的金钱,学生花了大量的时间,想要寻找“换道超车”。可以说,中国的“奥数热”是一种虚热,也正因为如此,2014年相关文件明确,取消中学生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信息学学科奥林匹克竞赛加分项目,取消科技类竞赛加分项目。自此,“竞赛热”有所退烧,也为现在的整治校外培训机构打下了基础。

仅仅因为一次数学竞赛丢金,就要重新回到“竞赛热”,这是十分简单的思维,真要回到过去,也是十分可怕的事。诚然,丢金需要引起重视,但不是来个180度转弯,不是要回到过去的河流。对于当初的“竞赛热”,我们已经深受其痛,好不容易出来了,再回到过去,这不是儿戏吗?当然,也不能说竞赛一无是处,当初的“禁赛令”也不是一味否认竞赛的意义和价值。现在更重要的是,在改革基础上继续改革,精准发现有天分和有兴趣的孩子,让适合竞赛的孩子去竞赛,真正让好苗子成长为参天大树。

国际数学竞赛中国丢金,有必要对此进行严肃的思考,但舆论不能借此“带节奏”。阿Q式盲目乐观,无视这次丢金不对,试图回到过去,再来一次全民竞赛也不对。正如此次竞赛的参赛领队瞿振华所说,应该淡化对国际奥数竞赛成绩的过分看重,让其回归本质,也需要给数学有特长的学生一个平台,让数学竞赛发挥本来的作用,这更值得我们思考。

(摘自《北京青年报》,有删改)

 

【他山之石】

看外国孩子如何学习奥数

俄罗斯:升学无压力,奥数热得很纯粹

奥数全称奥林匹克数学,是一种发掘青少年数学才能的竞赛方式。它发源于苏联,而在如今的俄罗斯,奥数也依然很热。

在俄罗斯,学生多是在课外的兴趣小组学习奥数知识,社会上很少能见到收费的培训学校和课程班。孩子们学奥数主要从兴趣出发,家长们并不会强迫孩子。而且,奥数成绩在俄罗斯也没有升学指标的功能——大部分俄罗斯孩子从一年级到十一年级都在同一个学校就读,中间根本没有“小升初”和“初升高”这样的升学选拔考试,在个别有“小升初”的地区,奥数成绩也不做任何参考。

除非一个孩子从校级、市级和州级比赛中一路过关斩将进入全国总决赛并取得名次,才有机会“保送”名校就读。而且,不是只有获得奥数名次才能得到这种“保送”资格,俄罗斯有一个几乎包含所有学科的全国中学生奥林匹克竞赛体系,在其他比赛中获奖一样能够“证明自己”。

不过,在众多学科中,最受追捧的还是奥数。究其原因,应该与传统有关。苏联20世纪30年代就已经在举办数学奥林匹克竞赛,而其他学科的竞赛则要晚得多。近80年的奥数传统对学校学生的影响还是非常明显的。

英国:奥数的美丽在于研究过程,而非折磨学生

在英国,每年奥数比赛的时间是两个小时,只有六道题,但是每个参赛者被要求对解题中的每一个步骤、思路进行文字表述。比赛中,获得高分的往往是那些解题角度独特、思路清晰、步骤简洁的学生。

英国没有小学生奥数比赛,参加比赛的仅限于11—18岁的中学生。英国的学校和社会也并没有专门为奥数比赛开设的辅导班。一名数学老师马丁夫人说:“奥数的美丽在于研究过程,而不是学生接受折磨的过程。我们会给学生们一些练习,但必须是对数学感兴趣,并且享受解题过程的学生。”

对于那些对数学很有兴趣,并且成绩突出的学生,学校专门开设了数学兴趣小组,让他们的特长得以充分发展。数学兴趣小组同别的兴趣小组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它们的目的都是让学生们发现自己的兴趣,发挥自己的所长。这些兴趣小组一般与附近的大学保持密切联系,大学知名教授会定期为中学高年级学生开办讲座,鼓励他们从事科学、数学、技术等专业学习。

美国:对奥数不热衷,更关注科学设计比赛

在美国,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对于“奥数”这个说法都不太有概念,学校或培训机构更没有所谓的奥数班。如果一个学生在数学方面表现得很有兴趣和天赋,并且成绩很好,那他就有可能被选到学校里的数学尖子班,或者是在分层教学中接受更有难度的教学内容。

美国人对奥数并不那么热衷,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在中小学阶段对数学的重视程度并不高,学生们的能力也就没有那么强。美国很多家长认为,负责逻辑推理和语言能力的左脑往往比右脑发展更晚,因此他们并不急于发掘孩子们的数学能力。

美国人往往更关注本土的“西门子科学奖”之类的比赛。与此相应,网上关于“科学设计”之类的材料俯拾皆是。这种科学设计比赛不限具体内容,学生自行决定设计什么、怎么设计、怎么展示。家长们认为,孩子在做设计时不但能调动数理化知识和综合运用的能力,还能培养沟通能力。

此外,美国公立中小学通常都是就近入学,择校现象较少见。美国大学录取学生时也更看重学生的综合表现,比赛中获奖情况只是很小一部分。

(摘自《钱江晚报》,有删改)

思辨:对于数学和竞赛,家长和孩子应勇敢走出功利性的“怪圈”。“禁奥令”是要刹住“全民奥数热”的盲目跟风现象,绝不是否定奥数,更不是否定数学教育。数学不一定只能是升学的利器,其不断论证创新的过程也可以与“优雅”“美”等字眼并置。只有把数学和竞赛看成一种助成长、促思考的工具,我们才可能把它们运用到极致。

立意:①教育应该走出功利性的“怪圈”。②让孩子在兴趣中成长,才能给我们带来更广阔的未来。③一次的输赢并不能决定什么,学习如此,人生亦如此。


News / 相关新闻 More
2020 - 11 - 13
提纲挈领:养生堂背后低调孤傲的浙江商人说到中国首富,你最先想到的是哪位富豪?是地产大亨王健林、许家印,还是互联网巨擘马云、马化腾?近几年来,不论是胡润百富榜,还是福布斯富豪榜,中国首富的头衔总是在上述几位企业家之间轮换。而今天,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打破了“二马一王一许”的格局,成为中国新首富。9月8日,农夫山泉在港股挂牌上市,开盘即涨85.12%,总市值达到4400亿港元。加上另一家上市公司万泰生物的股份,农夫山泉集团的创始人——钟睒睒身价一度超过马化腾,成为中国首富。但半小时后,农夫山泉的股价跌破4000亿港元,钟睒睒又从首富变成了第三名。钟睒睒有很多标签,“养生堂”“农夫山泉”“朵而”“尖叫”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都与他有无法割舍的联系。钟睒睒也有很多争议:2000年挑起“纯净水大战”,得罪包括娃哈哈在内的70家企业,一时成为“行业公敌”;2007年,又将矛头指向食品及饮品行业巨头...
2020 - 11 - 13
神秘的大海总是令人无限遐想,无数的航海家因此踏上了航海之旅。他们在风平浪静的太平洋上疾驰,领略大海的宁静与壮美;在印度洋采撷大海的“泪珠”,感受大海的神奇与积淀;又在红海的海底隧道中一尝探险与发现的喜悦……宁静、壮美、富饶、神奇,这便是大海,这便是生命摇篮的名片。19世纪末,一位伟大的梦想家用他手中的笔,勾勒出一台能下五洋捉鳖的神器——鹦鹉螺号,我们今天蔚为发达的科技文明即发源于此。这位梦想家就是《海底两万里》的作者——儒勒·凡尔纳。从小时候的私自上船,到青年时代改装小渔船,再到花费巨资买游船,儒勒·凡尔纳终其一生都在试图能与海洋靠得更近一点。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执念与热情,凡尔纳作为一个从没有海员经历的作家,才能写出那些丝毫不输于海员作者的海洋名篇!《海底两万里》是“凡尔纳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是迄今为止最优秀的海底探险小说,另外两部,《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是海上历险,《神秘...
2020 - 11 - 06
朱永新教授说,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精神发育史,而写作史(表达史)其实更是精神发育成长史。因而,学习写作既是技能掌握,又是精神成长,二者密不可分。文章合为时而著,时评是与生活最切近的写作文体之一,实践性较强。时评写作,是写作中的轻骑兵,是学生打开这个世界的窗口,它更是精神发育成长最基本又最有效的途径。  一、新闻兴趣是基础  时评就是对新闻或社会现象发表自己的看法,篇幅短小,道理切近。对新闻感兴趣是时评写作的主要动力。相比文学阅读、科技阅读、历史阅读、哲学阅读等等,新闻阅读是源头阅读、基础阅读。  信息接收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刺激自己,另一个是关心他人。新闻是公共性的,换句话说,一个少年人长期不关注新闻,就是没有公共性的视角,对他人不关心,缺少基本的文化能力,说白了,就是精神没发育成长。有人称时评为“个人化的公共写作”,确实有理。也有人说不关心政治(新闻)的人,你很难相信他的人品。这话有些极端,...
2020 - 11 - 06
这两天,微博上一则关于“张文宏去无锡了,无锡市政府奖励了他一套湖景别墅和1200万现金,另加5000万研究资金”的消息刷了屏。9月14日晚,无锡市第五人民医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情况声明,称该微博消息为谣言,实际情况是该医院柔性引进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张文宏教授专家团队,无锡市给予张文宏团队1000万元项目支持经费,主要用于临床科研与技术创新等,其中10%用于团队成员补助。当晚,张文宏连发两条微博予以回应。第一条微博配上了“疑惑”“满头问号”等表情包,第二条则转发了医院相关说明,称“老新闻了”。也就是说,张文宏确有被“引进”,但没有跳槽;他确实获得了上千万资金补助,但他捐出去了。提纲挈领:别让“仇富式诱导”曲解柔性引才网友都站在了张文宏一边  作为抗疫一线的“金句王”,张文宏走红之后也难免遭遇“人红是非多”的困扰,屡屡遭到断章取义式的恶意消费,比如有人对其“孩子早餐不能喝粥”的建...

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 条记录

    发评论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