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尚阳光
分享到:

一篇文章50万元,凭什么

日期: 2020-02-04
浏览次数: 51


一篇散文1936字,50万元,每字258元……近日,一篇文章引发了一场争议。原来,在湖南岳阳临湘市举行的“我与十三村的故事”征文比赛上,作家马笑泉的《十三村记》摘得特等奖,捧走50万元奖金,被称为“湖南最贵文章”。对此,有人点赞,也有人质疑,有网友直指该文不值50万元,并提到文章有语法、标点等硬伤。对于这样的质疑,马笑泉回应:“文章摆在那,好不好,值不值,任君评说。”

古有左思洛阳纸贵,今有笑泉文获万金。用金钱来衡量一篇文章是否有价值、贵贱如何,不能说是完全准确的,但至少是一把重要的标尺,究竟是一篇什么样的锦绣文章,何以能值50万元?

【多维解读】

解读一:作者有实力,评奖很公正

  其一,凭作者实力说话。马笑泉初中时开始诗歌创作,入选过“文学湘军五少将”,荣获过第21届湖南青年文学奖,20多年来一直潜心于“文章之学”,在小说、散文、诗歌等领域均有建树,已有多部作品出版。坐得住冷板凳,练就厚实功力,正如他自己所说,“《十三村记》不到2000字,花了3天时间,但耗费了我20多年的功力修为。”“星光不问赶路人,时光不负奋斗者”,获得50万元奖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时光给予他的赏赐。

  其二,凭公正评奖服众。“我与十三村的故事”征文比赛是由湖南省十三村食品公司举办,征文启事在《湖南日报》公开发布,评审团队由鲁迅文学奖获得主、鲁迅文学奖评委、著名编辑出版家组成。从开始到结束,整个评选流程公开、严密、专业、权威,这个奖“干净又接地气”。

解读二:50万元与值不值无关,与公平有关

  企业拿出50万元的奖金,选出好的征文,这是企业的权利和自由。至于文章值不值,不能一概而论,也不能得出一个让所有人都信服的理由,毕竟一方面是与企业相关,如果不了解企业,就不可能去写文章,哪怕是水平很高,可能也写不出好文章;另一方面选文章的时候会考虑企业的因素,要与企业的某方面相吻合。企业的征文评选,不能视为特别严肃的纯文学活动。在参评的文章中,不管整体水准如何,总会有一篇是获最高奖项的,设立的奖金50万,这最终也会落到某篇文章头上,被某位作者所得。因此,对于征文值不值50万,不必过多诟病,也毫无意义,关键的一点在于评选的公平公正。这是对作者的尊重,也是对征文评选本身的尊重。需要指出的是,如果类似50万元的征文评选活动多了,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唤发文学创作的生机,促进文学的繁荣,这何尝不是件好事?

解读三:公众有质疑的权利,也有“眼红”的习惯

引发争议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作者身份;二是奖金金额。获奖作者为当地作协副主席,难免让人与“潜规则”联系在一起,认为评奖不够公平公正,作协领导有被关照之嫌。公众有这样的质疑并不是坏事。当前,一些地方举办征文比赛,习惯关照“圈内人”,让比赛变味。公众质疑,说明大家权利意识在觉醒。而50万元的获奖金额,只是企业的行为,跟获奖者无关。企业有钱任性,拿着高额奖金来举办征文比赛,公众无需多言。

解读四:企业自我炒作,少披文学的外衣

  近年来,文学评奖、征文比赛的丑闻层出不穷,甚至一些颇具重量的文学奖也被多次爆出评选过程存在猫腻。有人会对这次征文比赛的公正性产生怀疑也就不足为奇了。到底有无猫腻,还需主办方拿出更有力的证据来说服大家。当然,不是说企业就不可以成为主办方,而是说,这种征文比赛,先天缺乏权威性,若要赢得大家的一致认可,本身就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除非甫一开始,就将征文的评选过程、评选细节公之于众,并由第三方监督,或许一定程度上才能消除大家的疑虑。另外,一个由企业发起的文学奖项,所写的内容又与企业自身息息相关,很难不令人心生质疑:这会不会是企业的自我炒作、自娱自乐?若企业花自己的钱自娱自乐,还是不要打文学的主意,否则会引起文学评价标准的失衡。


News / 相关新闻 More
2020 - 11 - 13
提纲挈领:养生堂背后低调孤傲的浙江商人说到中国首富,你最先想到的是哪位富豪?是地产大亨王健林、许家印,还是互联网巨擘马云、马化腾?近几年来,不论是胡润百富榜,还是福布斯富豪榜,中国首富的头衔总是在上述几位企业家之间轮换。而今天,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打破了“二马一王一许”的格局,成为中国新首富。9月8日,农夫山泉在港股挂牌上市,开盘即涨85.12%,总市值达到4400亿港元。加上另一家上市公司万泰生物的股份,农夫山泉集团的创始人——钟睒睒身价一度超过马化腾,成为中国首富。但半小时后,农夫山泉的股价跌破4000亿港元,钟睒睒又从首富变成了第三名。钟睒睒有很多标签,“养生堂”“农夫山泉”“朵而”“尖叫”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都与他有无法割舍的联系。钟睒睒也有很多争议:2000年挑起“纯净水大战”,得罪包括娃哈哈在内的70家企业,一时成为“行业公敌”;2007年,又将矛头指向食品及饮品行业巨头...
2020 - 11 - 13
神秘的大海总是令人无限遐想,无数的航海家因此踏上了航海之旅。他们在风平浪静的太平洋上疾驰,领略大海的宁静与壮美;在印度洋采撷大海的“泪珠”,感受大海的神奇与积淀;又在红海的海底隧道中一尝探险与发现的喜悦……宁静、壮美、富饶、神奇,这便是大海,这便是生命摇篮的名片。19世纪末,一位伟大的梦想家用他手中的笔,勾勒出一台能下五洋捉鳖的神器——鹦鹉螺号,我们今天蔚为发达的科技文明即发源于此。这位梦想家就是《海底两万里》的作者——儒勒·凡尔纳。从小时候的私自上船,到青年时代改装小渔船,再到花费巨资买游船,儒勒·凡尔纳终其一生都在试图能与海洋靠得更近一点。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执念与热情,凡尔纳作为一个从没有海员经历的作家,才能写出那些丝毫不输于海员作者的海洋名篇!《海底两万里》是“凡尔纳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是迄今为止最优秀的海底探险小说,另外两部,《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是海上历险,《神秘...
2020 - 11 - 06
朱永新教授说,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精神发育史,而写作史(表达史)其实更是精神发育成长史。因而,学习写作既是技能掌握,又是精神成长,二者密不可分。文章合为时而著,时评是与生活最切近的写作文体之一,实践性较强。时评写作,是写作中的轻骑兵,是学生打开这个世界的窗口,它更是精神发育成长最基本又最有效的途径。  一、新闻兴趣是基础  时评就是对新闻或社会现象发表自己的看法,篇幅短小,道理切近。对新闻感兴趣是时评写作的主要动力。相比文学阅读、科技阅读、历史阅读、哲学阅读等等,新闻阅读是源头阅读、基础阅读。  信息接收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刺激自己,另一个是关心他人。新闻是公共性的,换句话说,一个少年人长期不关注新闻,就是没有公共性的视角,对他人不关心,缺少基本的文化能力,说白了,就是精神没发育成长。有人称时评为“个人化的公共写作”,确实有理。也有人说不关心政治(新闻)的人,你很难相信他的人品。这话有些极端,...
2020 - 11 - 06
这两天,微博上一则关于“张文宏去无锡了,无锡市政府奖励了他一套湖景别墅和1200万现金,另加5000万研究资金”的消息刷了屏。9月14日晚,无锡市第五人民医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情况声明,称该微博消息为谣言,实际情况是该医院柔性引进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张文宏教授专家团队,无锡市给予张文宏团队1000万元项目支持经费,主要用于临床科研与技术创新等,其中10%用于团队成员补助。当晚,张文宏连发两条微博予以回应。第一条微博配上了“疑惑”“满头问号”等表情包,第二条则转发了医院相关说明,称“老新闻了”。也就是说,张文宏确有被“引进”,但没有跳槽;他确实获得了上千万资金补助,但他捐出去了。提纲挈领:别让“仇富式诱导”曲解柔性引才网友都站在了张文宏一边  作为抗疫一线的“金句王”,张文宏走红之后也难免遭遇“人红是非多”的困扰,屡屡遭到断章取义式的恶意消费,比如有人对其“孩子早餐不能喝粥”的建...

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 条记录

    发评论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