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尚阳光
分享到:

第一时间2018年7月上刊

日期: 2018-09-04
浏览次数: 203

第一时间2018年7月上刊





卖米(节选)

飞花

  米贩子们终于开着车来了。他们四处看着卖米的人,走过去仔细看米的成色,还把手插进米里,抓上一把来细看。

  “一块零五。”米贩子开价了。

  卖米的似乎嫌太低,想讨价还价。

  “不还价,一口价,爱卖不卖!”

米贩子态度很强硬,毕竟,满场都是卖米的人,只有他们是买家,不趁机压价,更待何时?

母亲注意着那边的情形,说:“一块零五?也太便宜了。上场还卖到一块一呢。”

正说着,有个米贩子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他把手插进大米里,抓了一把出来,迎着阳光细看着。

“这米好咧!又白又匀净,又筛得干净,一点沙子也没有!”母亲堆着笑,语气里有几分自豪。的确,我家的米比场上其他人卖的米都好。

那人点了点头,说:“米是好米,不过这几天城里跌价,再好的米也卖不出好价钱来。一块零五,卖不卖?”

母亲摇摇头:“这也太便宜了吧?上场还卖一块一呢。再说,你是识货的,一分钱一分货,我这米肯定好过别家的!”

那人又看了看米,犹豫一下,说:“本来都是一口价,不许还的,看你们家米好,我加点,一块零八,怎么样?”

母亲还是摇头:“不行,我们家这米,少说也要卖到一块一。你再加点?”

那人冷笑一声,说:“今天肯定卖不出一块一的行情,我出一块零八你不卖,等会儿散场的时候你一块零五都卖不出去!”

“卖不出去我们再担回家!”那人的态度激恼了母亲。

“那你就等着担回家吧。”那人冷笑着,丢下这句话走了。

我在旁边听着,心里算着:一块零八到一块一,每斤才差两分钱。这里一共一百五十斤米,总共也就三块钱的事情,路这么远,何必再挑回去呢?我的肩膀还在痛呢。

我轻轻对母亲说:“妈, 一块零八就一块零八吧,反正也就三块钱的事。再说,还等着钱给爹买药呢。”

“那哪行?”母亲似乎有些生气了,“三块钱不是钱?再说了,也不光是几块钱的事,做生意也得讲点良心,咱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米,质量也好,哪能这么贱卖了?”

我不敢再说。我知道种田有多么累。光说夏天放水,不就把爹给病倒了?弟弟也才十一二岁的毛孩子, 还不得扛着锄头去放水!毕竟,这是一家人的生计啊!

……

转眼快散场了。卖杂货的小贩开始降价甩卖,卖菜、卖西瓜的也都吆喝着:“散场了,便宜卖了!”

我四处看看,场上已经没有几个卖米的了,大部分人已经卖完回去了。母亲也着急起来,一着急,汗就出得越多了。

终于有个米贩子过来了:“这米卖不卖?一块零五,不讲价!”

母亲说:“你看我这米,多好!上场还卖一块一呢……”

不等母亲说完,那人就不耐烦地说:“行情不同了!想卖一块一,你就等着往回担吧!”

奇怪的是,母亲没有生气,反而堆着笑说:“那,一块零八,你要不要?”

  那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这个价钱,就是开场的时候也难得卖出去,现在都散场了,谁买?做梦吧!”

  母亲的脸一下子白了,动着嘴唇,但什么也没说。

  一旁的我忍不住插嘴了:“不买就不买,谁稀罕?不买你就别站在这里挡道!”

  “哟,大妹子,你别这么大火气。”那人冷笑着说,“留着点气力等会把米担回去吧!”

  等那人走了,我忍不住埋怨母亲:“开场的时候人家出一块零八你不卖,这会好了,人家还不愿意买了!”

  母亲似乎有些惭愧,但并不肯认错:“本来嘛,一分钱一分货,米是好米,哪能贱卖了?出门的时候你爹不还叮嘱叫卖个好价钱?”

  “你还说爹呢!他病在家里,指着这米换钱买药治病!人要紧还是钱要紧?”

  母亲似乎没有话说了,等了一会儿,低声说:“一会儿人家出一块零五也卖了吧。”

  可是再没有人来买米了,米贩子把买来的米装上车,开走了。

散场了,我和母亲晒了一天,一颗米也没卖出去。



赏析:最近,一篇名为《卖米》的文章刷屏朋友圈。不少人为文章质朴的语言、真实的情感潸然泪下,也为作者坎坷而精彩的短暂人生感到惋惜。《卖米》曾获得北京大学首届校园原创文学大赛一等奖。故事以“卖米”为线索,在矛盾冲突中表现出母亲的刚强自尊和痛苦无奈。通过母亲形象的塑造,揭示出中国部分地区农民困苦艰难的生存状况。这一切浮雕般地凸现在读者面前,行文不着一个“悲”字,但那悲凉的气氛已弥漫纸行。





看点:父爱如山,静默如流水,浩瀚如天远。父亲陪着“我”走过高中联考、大学联考,他尽自己的一切能力为“我”遮风挡雨。可“我”却因为年少好面子,无视摔倒的父亲,留下了心中永远的痛与遗憾。“子欲养而亲不待”,是多少人心中的痛。北大学子王帆的一句“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曾引起无数人的共鸣。此刻的你,如果还因为青春叛逆顶撞父母,不妨静一静,想一想,收回那些还未脱口而出的伤心话。



我与父亲的夏日联考


邱建文

父亲特别怕热,夏天赤膊仍汗如雨下。但在我高中联考这天,他穿着衬衫,不怕路远,搭公交车给我送便当。

我在考场,中午急忙交了卷就往校门口跑,只为寻找中风的父亲。那是个没有手机的年代,但我一下楼就看见他在走廊翘首等待我的出现……父亲等我跑到身边马上说:“我找了一个位置。”那是一处紧挨教室墙脚的水泥地,前方种了几株花树,阳光正好把枝叶的影子拖移到墙边。

他摊开报纸铺好让我坐下,免得裙子沾尘,然后打开便当盒,放好水果,又从水壶里倒了一杯水,再拿起扇子帮我扇凉……他一向话不多,等我吃完了才说:“刚刚进校门,遇见邻居,他说要带儿子去有冷气的餐厅吃饭。”

邻居是看了我父亲手拎便当、汗涔涔赶路,才得意地抛下这句话。我知道父亲对我有说不出口的抱歉,但我脑海里挥不去的是父亲挤在公交车角落仍紧紧握着便当的身影。

高中3年过去,又到了大学联考。这次要赶赴陌生的台北应试,父亲决定全天陪我应考。天微微亮,我们挤进客运巴士,他右侧手脚虽然不便,但会用左手抓住车顶垂下的手环,再用身体护着我,让我稍稍紧倚沙发座椅,得以换脚休息。一路塞塞停停抵达台北,随着鱼贯的人群,父亲让我先行下车。当时忠孝东路挤满上班上学的人,我下车后回身一看,客车司机还没等父亲站稳就开足马力离开。父亲应声倒地,正困难地挣扎爬起,而我像个陌生人,隐在人群里看着这一幕,当作不认识他。

父亲中风后,走路颠颠簸簸,我从不觉羞愧。但父亲在众目睽睽下跌倒,使年少的我害怕别人投来的目光,竟未上前搀扶。有些事当下没做,永远也弥补不回来。那个画面是我心中最深的痛与悔恨。

考上大学夜间部,每天夜里11点多回到桃园车站,无论刮风下雨,下车一定会看见父亲在等我。从车站走到家要经过走10多分钟的山路,他不放心。

后来父亲病重,全身瘫痪卧床,我一边忙于工作一边照顾父亲,常常苦于被现实羁绊,无法随侍在侧。有时走在路上,看到有父女相伴而行,会特别想念父亲,好想挽着他的手散步,但这情景终究是个梦。

10年后,父亲离世。之后梦见他在一个狭长的空间,一扇扇大窗从天落地,如天使降临,房间充满了光。里面一张张床依次排列,整洁、白净,只有父亲在最里边的一张床上。床很干净,父亲也穿着洁净的睡衣蜷伏着,像猫一样,很安静。我走到他床边,像往常一样帮他翻身,拍拍背,动动他的脚,按摩他的手。他很安静地睁着眼,神情安详,像初生的婴孩。

后来有朋友来看父亲,我们寒暄。父亲还是很安静,眼睛动也不动地看着一个方向,像在另一个世界。

朋友起身告辞,我也该离开了。我整整父亲的衣角,再拍拍他的背,握握他的手。但真到这一刻怎么也迈不开脚,我抱着父亲的身体,脸贴着脸,終于说出一句话:“我好想你。”

有好多年,我每去喜欢的地方都会小声说:“你的身体自由了吗?你在我旁边吗?你要好好跟着我,别走丢了,我会让出一个位子让你好好坐着,听一场很好的演讲,看一场很棒的电影。”

至今,舍不得父亲的梦还存在着。我一直知道父亲也舍不得我,他始终还有一颗心,一颗很温柔的心,就像高中和大学联考的陪伴。

(摘自《文苑·感悟》)




News / 相关新闻 More
2021 - 01 - 19
《格列佛游记》最早出版时,名为《游历世界上几个偏远国家》。这是一本读起来十分滑稽、有趣的小说,完全是一幅非现实,或者说非经验性的图景中的荒诞故事。小说主人公格列佛船长煞有介事地讲述了自己四次航海的“奇遇”:他曾到过“小人国”,那里的人身高仅为6英寸,“小人国”的小人们要用1500匹马拉的车才能运得动他;他曾到过“大人国”,在那里他成了那些身高可比教堂的巨人们的掌上玩物;他还到过“飞岛国”,见到了生活在空中的王公贵族与生活在海岛上的“飞岛国”的庶民,他们或进行以“黄瓜里提取阳光”的实验,或能以巫术召唤古今亡魂并与之对话,或能长生不老;他也曾到过慧骃国(马国),在这里,马是该国有理性的居民与统治者,一种与格列佛(也就是人类)相类的“牲畜”被马豢养并役使。格列佛在慧骃国生活了一阵后,受到感化,决心在此安享一生,不想却因不被信任而遭驱逐。历经曲折坎坷之后回到英国的格列佛,终于看破世事人生,余生与马...
2021 - 01 - 19
近年来,新高考背景下“任务驱动型新材料作文”的命题材料形式变化很大,由2015年的单一材料向多则“组合性”发展;内容上由一事一议向一事多议的“互补性”变化,特别强化了从中华传统文化中寻求文化信仰、文化自信的重要性;写作要求上由单一的议论文体向多向实用性文体变化,尤其是审题思维则强化了求同求异的辩证能力的训练,要想获得高分,就必须要抓住命题素材的三大特点,做好三个关键工作,才能架构起高分作文。【模拟命题】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现在,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睡前抖音熬半宿,早上头条看世界。”小视频用户调查显示,抖音上的用户90%都在24岁以下,而这个年纪的人,或在读书或刚刚进入社会。对于这一现象,有人认为,小视频会让人更快地了解新鲜事物;有人认为,小视频会让人感受到生活中的快乐;也有人认为,刷多了小视频之后,会形成一种惯性,没有耐心去读一本书,不能静心去思考某一件事情;还有人认为,刷小视...
2020 - 12 - 31
大音希声,大美无形,这份从五千年的中华文明中孕育出的浪漫,如此动人。愿展翅如鲲鹏,入海似蛟龙。愿光明和方向与你常相伴,愿鸿雁传书,永不失联。“鲲龙”“蛟龙”“嫦娥”,这些取自古代神话的名字,承载着古人未竟的梦想与期待,也寄托着今人无限的希望与祝福。筚路蓝缕的航空航天人,在不断探索奋斗的过程中,也不忘在这一个个国之重器的命名上,体现自己凝望那片壮丽星空之时的浪漫。鲲鹏展翅,蛟龙入海  AG600别名“鲲龙”,是目前世界上在研最大的水陆两栖飞机,其最大特点是既能在陆地上起降,又能在水面上起降。将其命名为“鲲龙”,寓意着“鲲鹏展翅,蛟龙入海”。  “鲲鹏”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上古神兽,记载始于《列子》。大家比较耳熟能详的,是庄子的《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蛟龙”也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兽。相传...
2020 - 12 - 31
【主题解读】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有了实质性的外在影响力。不管中国国内发生什么,都会对外在世界产生巨大影响。正因如此,世界各国一直紧盯中国的变化。也正因为这样,近年来中国把“让世界读懂中国”提升到一个战略高度。读懂是理解与认同的基础,只有读懂才能架起沟通的桥梁、连起合作的纽带。今天,全世界都在向东看。无论是历史上厚重深邃的中国,还是当下奋进自信的中国,无论是民族复兴路上逐梦而行的中国,还是世界舞台上致力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都需要世界以多元的视角,走近她,深入她,读懂她,读出一个全面、立体、真实的中国。如今,世界也正一点点读懂中国,通过神舟系列宇宙飞船,通过中国四通八达的高铁,通过杭州G20峰会,通过亚投行,通过“一带一路”,通过中国与世界的互利共赢,通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壮丽画卷……不过,“读懂中国”仍是一个长远的事业。【时事在线】11月20日至22日,2020年“读懂中国”国际会议...

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 条记录

    发评论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