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尚阳光
分享到:

第一时间2018年7月上刊

日期: 2018-09-04
浏览次数: 195

第一时间2018年7月上刊





卖米(节选)

飞花

  米贩子们终于开着车来了。他们四处看着卖米的人,走过去仔细看米的成色,还把手插进米里,抓上一把来细看。

  “一块零五。”米贩子开价了。

  卖米的似乎嫌太低,想讨价还价。

  “不还价,一口价,爱卖不卖!”

米贩子态度很强硬,毕竟,满场都是卖米的人,只有他们是买家,不趁机压价,更待何时?

母亲注意着那边的情形,说:“一块零五?也太便宜了。上场还卖到一块一呢。”

正说着,有个米贩子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他把手插进大米里,抓了一把出来,迎着阳光细看着。

“这米好咧!又白又匀净,又筛得干净,一点沙子也没有!”母亲堆着笑,语气里有几分自豪。的确,我家的米比场上其他人卖的米都好。

那人点了点头,说:“米是好米,不过这几天城里跌价,再好的米也卖不出好价钱来。一块零五,卖不卖?”

母亲摇摇头:“这也太便宜了吧?上场还卖一块一呢。再说,你是识货的,一分钱一分货,我这米肯定好过别家的!”

那人又看了看米,犹豫一下,说:“本来都是一口价,不许还的,看你们家米好,我加点,一块零八,怎么样?”

母亲还是摇头:“不行,我们家这米,少说也要卖到一块一。你再加点?”

那人冷笑一声,说:“今天肯定卖不出一块一的行情,我出一块零八你不卖,等会儿散场的时候你一块零五都卖不出去!”

“卖不出去我们再担回家!”那人的态度激恼了母亲。

“那你就等着担回家吧。”那人冷笑着,丢下这句话走了。

我在旁边听着,心里算着:一块零八到一块一,每斤才差两分钱。这里一共一百五十斤米,总共也就三块钱的事情,路这么远,何必再挑回去呢?我的肩膀还在痛呢。

我轻轻对母亲说:“妈, 一块零八就一块零八吧,反正也就三块钱的事。再说,还等着钱给爹买药呢。”

“那哪行?”母亲似乎有些生气了,“三块钱不是钱?再说了,也不光是几块钱的事,做生意也得讲点良心,咱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米,质量也好,哪能这么贱卖了?”

我不敢再说。我知道种田有多么累。光说夏天放水,不就把爹给病倒了?弟弟也才十一二岁的毛孩子, 还不得扛着锄头去放水!毕竟,这是一家人的生计啊!

……

转眼快散场了。卖杂货的小贩开始降价甩卖,卖菜、卖西瓜的也都吆喝着:“散场了,便宜卖了!”

我四处看看,场上已经没有几个卖米的了,大部分人已经卖完回去了。母亲也着急起来,一着急,汗就出得越多了。

终于有个米贩子过来了:“这米卖不卖?一块零五,不讲价!”

母亲说:“你看我这米,多好!上场还卖一块一呢……”

不等母亲说完,那人就不耐烦地说:“行情不同了!想卖一块一,你就等着往回担吧!”

奇怪的是,母亲没有生气,反而堆着笑说:“那,一块零八,你要不要?”

  那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这个价钱,就是开场的时候也难得卖出去,现在都散场了,谁买?做梦吧!”

  母亲的脸一下子白了,动着嘴唇,但什么也没说。

  一旁的我忍不住插嘴了:“不买就不买,谁稀罕?不买你就别站在这里挡道!”

  “哟,大妹子,你别这么大火气。”那人冷笑着说,“留着点气力等会把米担回去吧!”

  等那人走了,我忍不住埋怨母亲:“开场的时候人家出一块零八你不卖,这会好了,人家还不愿意买了!”

  母亲似乎有些惭愧,但并不肯认错:“本来嘛,一分钱一分货,米是好米,哪能贱卖了?出门的时候你爹不还叮嘱叫卖个好价钱?”

  “你还说爹呢!他病在家里,指着这米换钱买药治病!人要紧还是钱要紧?”

  母亲似乎没有话说了,等了一会儿,低声说:“一会儿人家出一块零五也卖了吧。”

  可是再没有人来买米了,米贩子把买来的米装上车,开走了。

散场了,我和母亲晒了一天,一颗米也没卖出去。



赏析:最近,一篇名为《卖米》的文章刷屏朋友圈。不少人为文章质朴的语言、真实的情感潸然泪下,也为作者坎坷而精彩的短暂人生感到惋惜。《卖米》曾获得北京大学首届校园原创文学大赛一等奖。故事以“卖米”为线索,在矛盾冲突中表现出母亲的刚强自尊和痛苦无奈。通过母亲形象的塑造,揭示出中国部分地区农民困苦艰难的生存状况。这一切浮雕般地凸现在读者面前,行文不着一个“悲”字,但那悲凉的气氛已弥漫纸行。





看点:父爱如山,静默如流水,浩瀚如天远。父亲陪着“我”走过高中联考、大学联考,他尽自己的一切能力为“我”遮风挡雨。可“我”却因为年少好面子,无视摔倒的父亲,留下了心中永远的痛与遗憾。“子欲养而亲不待”,是多少人心中的痛。北大学子王帆的一句“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曾引起无数人的共鸣。此刻的你,如果还因为青春叛逆顶撞父母,不妨静一静,想一想,收回那些还未脱口而出的伤心话。



我与父亲的夏日联考


邱建文

父亲特别怕热,夏天赤膊仍汗如雨下。但在我高中联考这天,他穿着衬衫,不怕路远,搭公交车给我送便当。

我在考场,中午急忙交了卷就往校门口跑,只为寻找中风的父亲。那是个没有手机的年代,但我一下楼就看见他在走廊翘首等待我的出现……父亲等我跑到身边马上说:“我找了一个位置。”那是一处紧挨教室墙脚的水泥地,前方种了几株花树,阳光正好把枝叶的影子拖移到墙边。

他摊开报纸铺好让我坐下,免得裙子沾尘,然后打开便当盒,放好水果,又从水壶里倒了一杯水,再拿起扇子帮我扇凉……他一向话不多,等我吃完了才说:“刚刚进校门,遇见邻居,他说要带儿子去有冷气的餐厅吃饭。”

邻居是看了我父亲手拎便当、汗涔涔赶路,才得意地抛下这句话。我知道父亲对我有说不出口的抱歉,但我脑海里挥不去的是父亲挤在公交车角落仍紧紧握着便当的身影。

高中3年过去,又到了大学联考。这次要赶赴陌生的台北应试,父亲决定全天陪我应考。天微微亮,我们挤进客运巴士,他右侧手脚虽然不便,但会用左手抓住车顶垂下的手环,再用身体护着我,让我稍稍紧倚沙发座椅,得以换脚休息。一路塞塞停停抵达台北,随着鱼贯的人群,父亲让我先行下车。当时忠孝东路挤满上班上学的人,我下车后回身一看,客车司机还没等父亲站稳就开足马力离开。父亲应声倒地,正困难地挣扎爬起,而我像个陌生人,隐在人群里看着这一幕,当作不认识他。

父亲中风后,走路颠颠簸簸,我从不觉羞愧。但父亲在众目睽睽下跌倒,使年少的我害怕别人投来的目光,竟未上前搀扶。有些事当下没做,永远也弥补不回来。那个画面是我心中最深的痛与悔恨。

考上大学夜间部,每天夜里11点多回到桃园车站,无论刮风下雨,下车一定会看见父亲在等我。从车站走到家要经过走10多分钟的山路,他不放心。

后来父亲病重,全身瘫痪卧床,我一边忙于工作一边照顾父亲,常常苦于被现实羁绊,无法随侍在侧。有时走在路上,看到有父女相伴而行,会特别想念父亲,好想挽着他的手散步,但这情景终究是个梦。

10年后,父亲离世。之后梦见他在一个狭长的空间,一扇扇大窗从天落地,如天使降临,房间充满了光。里面一张张床依次排列,整洁、白净,只有父亲在最里边的一张床上。床很干净,父亲也穿着洁净的睡衣蜷伏着,像猫一样,很安静。我走到他床边,像往常一样帮他翻身,拍拍背,动动他的脚,按摩他的手。他很安静地睁着眼,神情安详,像初生的婴孩。

后来有朋友来看父亲,我们寒暄。父亲还是很安静,眼睛动也不动地看着一个方向,像在另一个世界。

朋友起身告辞,我也该离开了。我整整父亲的衣角,再拍拍他的背,握握他的手。但真到这一刻怎么也迈不开脚,我抱着父亲的身体,脸贴着脸,終于说出一句话:“我好想你。”

有好多年,我每去喜欢的地方都会小声说:“你的身体自由了吗?你在我旁边吗?你要好好跟着我,别走丢了,我会让出一个位子让你好好坐着,听一场很好的演讲,看一场很棒的电影。”

至今,舍不得父亲的梦还存在着。我一直知道父亲也舍不得我,他始终还有一颗心,一颗很温柔的心,就像高中和大学联考的陪伴。

(摘自《文苑·感悟》)




News / 相关新闻 More
2020 - 11 - 13
提纲挈领:养生堂背后低调孤傲的浙江商人说到中国首富,你最先想到的是哪位富豪?是地产大亨王健林、许家印,还是互联网巨擘马云、马化腾?近几年来,不论是胡润百富榜,还是福布斯富豪榜,中国首富的头衔总是在上述几位企业家之间轮换。而今天,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打破了“二马一王一许”的格局,成为中国新首富。9月8日,农夫山泉在港股挂牌上市,开盘即涨85.12%,总市值达到4400亿港元。加上另一家上市公司万泰生物的股份,农夫山泉集团的创始人——钟睒睒身价一度超过马化腾,成为中国首富。但半小时后,农夫山泉的股价跌破4000亿港元,钟睒睒又从首富变成了第三名。钟睒睒有很多标签,“养生堂”“农夫山泉”“朵而”“尖叫”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都与他有无法割舍的联系。钟睒睒也有很多争议:2000年挑起“纯净水大战”,得罪包括娃哈哈在内的70家企业,一时成为“行业公敌”;2007年,又将矛头指向食品及饮品行业巨头...
2020 - 11 - 13
神秘的大海总是令人无限遐想,无数的航海家因此踏上了航海之旅。他们在风平浪静的太平洋上疾驰,领略大海的宁静与壮美;在印度洋采撷大海的“泪珠”,感受大海的神奇与积淀;又在红海的海底隧道中一尝探险与发现的喜悦……宁静、壮美、富饶、神奇,这便是大海,这便是生命摇篮的名片。19世纪末,一位伟大的梦想家用他手中的笔,勾勒出一台能下五洋捉鳖的神器——鹦鹉螺号,我们今天蔚为发达的科技文明即发源于此。这位梦想家就是《海底两万里》的作者——儒勒·凡尔纳。从小时候的私自上船,到青年时代改装小渔船,再到花费巨资买游船,儒勒·凡尔纳终其一生都在试图能与海洋靠得更近一点。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执念与热情,凡尔纳作为一个从没有海员经历的作家,才能写出那些丝毫不输于海员作者的海洋名篇!《海底两万里》是“凡尔纳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是迄今为止最优秀的海底探险小说,另外两部,《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是海上历险,《神秘...
2020 - 11 - 06
朱永新教授说,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精神发育史,而写作史(表达史)其实更是精神发育成长史。因而,学习写作既是技能掌握,又是精神成长,二者密不可分。文章合为时而著,时评是与生活最切近的写作文体之一,实践性较强。时评写作,是写作中的轻骑兵,是学生打开这个世界的窗口,它更是精神发育成长最基本又最有效的途径。  一、新闻兴趣是基础  时评就是对新闻或社会现象发表自己的看法,篇幅短小,道理切近。对新闻感兴趣是时评写作的主要动力。相比文学阅读、科技阅读、历史阅读、哲学阅读等等,新闻阅读是源头阅读、基础阅读。  信息接收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刺激自己,另一个是关心他人。新闻是公共性的,换句话说,一个少年人长期不关注新闻,就是没有公共性的视角,对他人不关心,缺少基本的文化能力,说白了,就是精神没发育成长。有人称时评为“个人化的公共写作”,确实有理。也有人说不关心政治(新闻)的人,你很难相信他的人品。这话有些极端,...
2020 - 11 - 06
这两天,微博上一则关于“张文宏去无锡了,无锡市政府奖励了他一套湖景别墅和1200万现金,另加5000万研究资金”的消息刷了屏。9月14日晚,无锡市第五人民医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情况声明,称该微博消息为谣言,实际情况是该医院柔性引进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张文宏教授专家团队,无锡市给予张文宏团队1000万元项目支持经费,主要用于临床科研与技术创新等,其中10%用于团队成员补助。当晚,张文宏连发两条微博予以回应。第一条微博配上了“疑惑”“满头问号”等表情包,第二条则转发了医院相关说明,称“老新闻了”。也就是说,张文宏确有被“引进”,但没有跳槽;他确实获得了上千万资金补助,但他捐出去了。提纲挈领:别让“仇富式诱导”曲解柔性引才网友都站在了张文宏一边  作为抗疫一线的“金句王”,张文宏走红之后也难免遭遇“人红是非多”的困扰,屡屡遭到断章取义式的恶意消费,比如有人对其“孩子早餐不能喝粥”的建...

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 条记录

    发评论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