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尚阳光
分享到:

第一时间2019年3月下刊

日期: 2019-04-19
浏览次数: 138



第一时间2019年3月上刊




【考场素材】

1网络时代,如何说好中国话

说(shuì)服变成了说(shuō)服,一骑(jì)红尘变成了一骑(qí)红尘,粳(jīng)米变成了粳(gěng)米……近日,文章《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刷屏,文中举了一大串读音改变的例子,许多读书时期的“规范读音”现如今竟悄悄变成了“错误读音”;经常读错的字音,现在已经成了对的……对此,相关专家表示,这则“文章”中的大部分内容来自国家语委2016年6月6日发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修订稿)>征求意见稿》,而这个《征求意见稿》至今尚未正式发布。

目前,改编后的审音表尚未正式公布,对于古汉语生僻音,还应以原读音为准。

【多维解读】

解读一:读音改变引发关注,源于人们对母语的珍视

“注意!这些字的读音改了!”每每,类似的耸人听闻的标题在社交媒体热转,人们之所以关注,一则涉及教学、学习标准,二则更是出于对母语的珍视。互联网时代,一方面给了普通大众展示语言智慧的平台,使民众的语言创新能力大大提升;另一方面,也有人忧虑,语言的粗鄙化成为一种趋势,落实到语音之上,便是“典雅”的古音消失了,读“白字”的群体“抱团”——慢慢地,错的也就成了对的。此次刷屏的读音改动中,引发争议最大的莫过于很多人觉得改动之后,古诗词的意境和美感是否会被破坏。这样的顾虑都是源于对母语的珍视,也是对于语言背后中华文化传承的重视。

解读二:不能因为读错的人多了,就把错的规定成对的

从甲骨文到简体字,与时俱进是汉语永葆青春的生存密码。回顾三千多年汉字发展史,无论是字义的新增、字形的流变,还是句读的加入、音律的变迁,根据生活实际,在约定俗成的基础上不断吸收新的内容,可说是汉字发展的历史规律。语言的本质就是发展变化的,我们必须承认这种动态。但是汉字语音的调整应该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情,不仅要考虑当下使用的便利,还要考虑长远的文化传承,不能因为读错的人多了,就把错的规定成对的。如果按这个思路发展下去,不仅可能损害语言文字标准的权威性、降低字典和相关机构的公信力,更可能给传统文化的传承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解读三:以敬畏之心呵护汉字之美

我们何其有幸,能在“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中感受委婉的韵致,能从“天似穹庐,笼盖四野(yǎ)”中体会旷野的苍凉,这是语言文字跨越时空的力量。品读那些流传千古的诗词歌赋,一词一句一字,无不潜藏着玄妙的文化密码。中国传统诗歌对字词读音相当讲究,既要押韵,更讲平仄,这是中国传统诗歌之所以有独特魅力的重要原因。即便读音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仍能从这些音调韵脚中,领略唐诗宋词的曼妙音符。从这个角度看,人们关注字词读音的修改,正是因为存有一份对传统文化的呵护之心。

解读四:说好中国话,当成为国人的自觉追求

在话题背后,更值得追究的是,“说”好中国话,能不能成为中国人的自觉追求。近年来,随着《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诗词大会》等文化类综艺节目的热播,以汉字、古诗词为代表的传统文化热一再升温。当更多人了解汉字的历史、了解古诗词的平仄格律,进而对传统文化、古典文学产生更浓厚的兴趣,恐怕才是语文的真义所在。汉字的每一个音节、每一个部首,都承载着中华民族传承千年的历史文化内涵。守护并传承好这份厚重的文化遗产,让其在新时代焕发生机,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解读五:正确认知古诗文读音,也关乎国人对传统文化的认知和自信

中国古文学上不光是生僻读音稀松常见,还有假借字、通假字也俯拾皆是。传统的、经典的古代文学是我们民族珍贵的文化遗产,也是世界人文史上不可多得的人类瑰宝,无论是世界范围内“孔子学院”遍地开花,还是国内掀起的“国学”热,都是有力的明证。改变不仅仅是只言片语古诗文读音,也是国人对传统文化的认知和自信。很难相信,一个文化自我认知处于混淆状态的国家,能长久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第一速用】

2不能因错误的大多数就让别字转正

李泓冰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衰”不再读(cuī),而读(shuāi)了;确凿的“凿”,原读(zuò),后改为(záo);“粳米”的“粳”原读“jīng”,现在要读“gěng”……有专家说,“有些错字,大家都这样读,读着读着就成了‘对的’。”

  对此,朋友圈连连“惊呼”甚至“惊恐”:“读别字的人多了,别字便成了‘正’字?什么逻辑!”“干脆把‘鸿鹄’的发音也改成‘鸿浩’吧,这个错的也多。”“考试可以改成投票制,ABCD四个选项,哪个支持的人多哪个就是正确答案?”上海一位语文老师出身的小学校长忧心忡忡,“以后小学取消多音字学习吧,省得教错,反正我是教不来了!”

  这一切是确有其事还是捕风捉影?

  《咬文嚼字》的主编称这是一则“假新闻”,提及的大部分内容,来自国家语委2016年6月6日发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修订稿)>征求意见稿》,至今尚未正式发布。今后正式发布的应该不完全和《征求意见稿》一样,专家说,“也许网友担心的‘读音改动’根本就不会出现在正式发布的《审音表》中,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听了权威的“也许”,却依然让人“担心”。“审音表”的征求意见稿,已经出笼两年多,社会上绝大多数人并不了解。而这些看似荒唐的“别字”上位,“也许”不会有,然而“也许”会有啊!征求意见有没有广泛性、科学性和严肃性?眼下的“哗然”,正是提醒国家语委的“正式发布”文本,一定要慎之又慎。

  语言文字从来都是变动不居、与时俱进的,当然不能抱残守缺,全依祖宗,一字不能易。否则,我们“也许”仍在之乎者也和繁体字中呢喃沉浮呢!鲁迅当年吐槽过一位名人说错成语,把“每下愈况”错说成“每况愈下”。眼下,“每况愈下”早已成为正确的成语了。这也说明,“约定俗成”确实可以成为语言规范新创的重要因素。

  然而,“一个国家文化的魅力、一个民族的凝聚力主要通过语言表达和传递”。规范使用语言文字,代表着国家尊严和文化传承,兹事体大。如果少了诚惶诚恐的敬畏之心,在改动时随意性太强,会带来简单粗暴、杂乱混淆甚至人文历史的断裂。语言文字的改革,要兼顾历史流变、地域融合,要注意外来语言的吸收转化,也要尊重约定俗成。但这并不是说,祖先魂魄所依的皇皇汉字,就一定要向“错误的大多数”屈服。

  像“远上寒山石径斜(xiá)”,这样的名句,几乎是每一代小朋友开蒙必读,这个读音不仅合辙押韵且浑然天成。倘若改成“xié”,便让晚唐七绝圣手杜牧陷入不会“押韵”的窘境。久而久之,我们的后人还怎么体会唐诗的铿锵优雅、宋词的婉转清丽?怎么告诉孩子某处读音的别扭该由谁来负责?

  曲高和寡,不意味着只能让“曲”走“低”,相反,可以通过努力,让“曲高”而“和众”。时下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和《中国诗词大会》等电视节目的日渐流行,证明了这种努力的有效。当小选手们已经很有腔调地诵读“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cuī)”之际,我们却要坐视某种文化上的釜底抽薪,让孩子们忽然“衰(shuāi)”得不知所措?让兢兢业业的广大语文教师失了准绳?让语言传承没了沉着有序的步步相依?

(摘自人民网,有删改)

点评:

关于读音变化的新闻,作者首先进行了追问:这一切是确有其事还是捕风捉影?通过《咬文嚼字》主编的澄清告诉读者,这是一则假新闻,但是围绕读音变化的讨论并没有因此停止。作者首先希望国家语委“正式发布”文本时,一定要慎之又慎,然后指出规范使用语言文字,代表着国家尊严和文化传承,语言文字的改革和传承沉着而有序。


News / 相关新闻 More
2021 - 01 - 19
《格列佛游记》最早出版时,名为《游历世界上几个偏远国家》。这是一本读起来十分滑稽、有趣的小说,完全是一幅非现实,或者说非经验性的图景中的荒诞故事。小说主人公格列佛船长煞有介事地讲述了自己四次航海的“奇遇”:他曾到过“小人国”,那里的人身高仅为6英寸,“小人国”的小人们要用1500匹马拉的车才能运得动他;他曾到过“大人国”,在那里他成了那些身高可比教堂的巨人们的掌上玩物;他还到过“飞岛国”,见到了生活在空中的王公贵族与生活在海岛上的“飞岛国”的庶民,他们或进行以“黄瓜里提取阳光”的实验,或能以巫术召唤古今亡魂并与之对话,或能长生不老;他也曾到过慧骃国(马国),在这里,马是该国有理性的居民与统治者,一种与格列佛(也就是人类)相类的“牲畜”被马豢养并役使。格列佛在慧骃国生活了一阵后,受到感化,决心在此安享一生,不想却因不被信任而遭驱逐。历经曲折坎坷之后回到英国的格列佛,终于看破世事人生,余生与马...
2021 - 01 - 19
近年来,新高考背景下“任务驱动型新材料作文”的命题材料形式变化很大,由2015年的单一材料向多则“组合性”发展;内容上由一事一议向一事多议的“互补性”变化,特别强化了从中华传统文化中寻求文化信仰、文化自信的重要性;写作要求上由单一的议论文体向多向实用性文体变化,尤其是审题思维则强化了求同求异的辩证能力的训练,要想获得高分,就必须要抓住命题素材的三大特点,做好三个关键工作,才能架构起高分作文。【模拟命题】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现在,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睡前抖音熬半宿,早上头条看世界。”小视频用户调查显示,抖音上的用户90%都在24岁以下,而这个年纪的人,或在读书或刚刚进入社会。对于这一现象,有人认为,小视频会让人更快地了解新鲜事物;有人认为,小视频会让人感受到生活中的快乐;也有人认为,刷多了小视频之后,会形成一种惯性,没有耐心去读一本书,不能静心去思考某一件事情;还有人认为,刷小视...
2020 - 12 - 31
大音希声,大美无形,这份从五千年的中华文明中孕育出的浪漫,如此动人。愿展翅如鲲鹏,入海似蛟龙。愿光明和方向与你常相伴,愿鸿雁传书,永不失联。“鲲龙”“蛟龙”“嫦娥”,这些取自古代神话的名字,承载着古人未竟的梦想与期待,也寄托着今人无限的希望与祝福。筚路蓝缕的航空航天人,在不断探索奋斗的过程中,也不忘在这一个个国之重器的命名上,体现自己凝望那片壮丽星空之时的浪漫。鲲鹏展翅,蛟龙入海  AG600别名“鲲龙”,是目前世界上在研最大的水陆两栖飞机,其最大特点是既能在陆地上起降,又能在水面上起降。将其命名为“鲲龙”,寓意着“鲲鹏展翅,蛟龙入海”。  “鲲鹏”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上古神兽,记载始于《列子》。大家比较耳熟能详的,是庄子的《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蛟龙”也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兽。相传...
2020 - 12 - 31
【主题解读】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有了实质性的外在影响力。不管中国国内发生什么,都会对外在世界产生巨大影响。正因如此,世界各国一直紧盯中国的变化。也正因为这样,近年来中国把“让世界读懂中国”提升到一个战略高度。读懂是理解与认同的基础,只有读懂才能架起沟通的桥梁、连起合作的纽带。今天,全世界都在向东看。无论是历史上厚重深邃的中国,还是当下奋进自信的中国,无论是民族复兴路上逐梦而行的中国,还是世界舞台上致力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都需要世界以多元的视角,走近她,深入她,读懂她,读出一个全面、立体、真实的中国。如今,世界也正一点点读懂中国,通过神舟系列宇宙飞船,通过中国四通八达的高铁,通过杭州G20峰会,通过亚投行,通过“一带一路”,通过中国与世界的互利共赢,通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壮丽画卷……不过,“读懂中国”仍是一个长远的事业。【时事在线】11月20日至22日,2020年“读懂中国”国际会议...

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 条记录

    发评论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