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尚阳光
分享到:

我们的教育,辜负了这些“珍贵的年轻人”

日期: 2018-05-30
浏览次数: 270

我们的教育,辜负了这些“珍贵的年轻人”

贾小凡

第一印象:追问真相公正的学生

这几天,一封来自北大学生的公开信传播甚广——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2014级学生岳昕在网上发布《致北京大学师生的一封公开信》。信中称,因向北京大学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表》遭到外国语学院施压,引起网络舆论热议和思考,并受到外媒关注。信中涉及的相关事实还有待确认,北大相关学院也在第一时间发布了情况说明,表达了“尽一切努力关心爱护学生”“始终尊重每一位同学的基本权利、努力保障每一位同学的合法权益”的态度。

这一事件,和近几个月来陆续发生在高校中的一些热点事件一样,在很大程度上都涉及如何以恰当方式回应学生诉求。对于这一现象,《人民日报》评论发声指出,“学校和学生不是对立关系”,学生工作应当“在真情实意中消解困惑,用对话交流化解矛盾”。

  在这些事件屡屡发生后,不少人感叹、赞美大学校园里那些“珍贵的年轻人”——他们发现问题,揭露问题,并走在追问真相、追求公正的第一线。

  这份“珍贵”,和前几年被钱理群提出、被公众广泛讨论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恰恰相反:他们眼中不只有自己,还有他人遭受的不公与苦痛。最重要的是,能知行合一,将正确的价值观化为实践。

  尽管这样的实践免不了狠狠碰壁,既碰到不甚友好的态度,又碰到意味深长的同情。但很多只能远观的人忍不住要为他们发出一声赞许。赞许的原动力,就如哲学家康德有句名言所说,“世上唯有两样东西能震撼人心,一是头顶浩瀚的星空,二是我们心中的崇高的道德准则。”

为什么我们的大学里不盛产有担当有责任感的青年

  最近的高校风波也引发了人们另一个方向上的思考:让这些“为众人抱薪”的年轻人如此稀缺珍贵以至于被歌颂,问题根源出在哪儿?这很容易转化为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大学里不盛产有担当、有责任感、有主人翁意识的青年?

  然而,这口大锅,单单高等教育可背不起。我们不妨把时间线往前推,向成人之前的那12年追问——我们的教育,真的有把这样的理想人格视为培养目标吗?

  形而上的、关于人的品格的教育,我们似乎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念思想品德课本了——尊老爱幼,诚实守信,勤劳勇敢,等等。

  可是如今回想起来会发现它的隐患所在:这些品德当然是好的,可是它被教授的最有效目的却是用来约束传统价值观框架中的人。我们被教导在家里如何如何,在学校如何如何,在集体中如何如何,但这些只在自己身上起作用。当小孩子发现事情哪里不对,想要质疑大人是否诚实,是否守信,是否正直?对不起,这不是你小孩子该管的事儿。

  这种品德教育成功与否的评判标准,是一句“这孩子真听话”——堪称中国小孩小时候在精神层面能获得的最大褒奖。

  “听话教育”重秩序、重服从的内涵深深渗透在我们受教育的初级阶段。

  就好比每个人小学都经历过的,上面的领导来听公开课。提问和回答问题是提前安排好的,双手必须时刻保持放在膝盖上。这种按部就班地演一场戏的记忆,和“不出格”是多么重要的概念,留下的烙印比什么都深。

  秩序并没有错,关键是在这样的教导过程中,“我”的缺失。

  当我们被进行价值观层面的教育,记忆中鲜少有老师耐心娓娓道来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人,这样做会给我和他人带来什么。

  被视为“好”的品格只是理所应当地塞进我们的记忆,我们接受的只有既定框架和结果,鲜少有教育者关心,“我”怎么想,“我”怎么理解。

  缺乏“我”自觉的追问和探索,超出个人边界的求知欲又被打压,最终在我们的精神世界中率先建立起的关于“好”的认知,本质还是对更大秩序默认顺从罢了。

  说到这儿,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的一条微博就十分耐人寻味。他认为,一个人的成长有三个阶段,一开始只有“我”,后来看到了“你”,再后来发现还有“他”。

  这里所说的“他”,或许可以理解为鲁迅所说的,与“有关的“无尽的远方和无数的人们”。

  但问题是如果我们连“我”都没能出生,连自身的行为准则都没有理解透彻而只是被动接受,又如何主动放宽视野去看到本应看不到的“他”?

混乱而平庸的大多数

  上了中学后,中国孩子为了过高考这根独木桥,受到的教育往往是实用至上的。

  疲于升学的学生和老师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状:要吸纳的只有知识而非观点,脑子要做的只有记忆而非思考;除了考试会考的东西,其余一切都没有资格出现在中国学生的脑海里。

  为了学习与考试的效率,中国学生在无形中还接受了这样的价值观:

  正确答案只有一个,一切解读以权威(老师/参考答案)为准,不要咬文嚼字白费口舌;试卷上只有对与错的两极,没有可以商量的中间地带。

  这样的教育和评判系统,在现有条件下满足了“筛选”的效率,但同时也年复一年地在与知识和成绩无关的层面上,影响着我们的思维模式:一是倾向于以权威为单一评判标准,并且以成为权威为目标,享受话语权碾压的感觉;二是一种非黑即白、二元对立的撕裂思维根深蒂固,看问题缺乏“磋商”的概念,观点交锋的终极目的就是消灭异己。

  再加上我们的教育中,通识和逻辑不在考核之列。这些因素叠加起来,直接导致如今这个人声鼎沸的互联网中,许多人偏激无知的观点暴露出自身的缺陷。

  如今的公共场域中,连一次和平而有效的探讨都变得越来越难,语文试卷上积累起的阅读理解能力,在这里往往并不起作用。明明是一起站在石头面前的鸡蛋,却抓住彼此磕得头破血流。

  最关键的是,在这些思维的支配下,我们某些脆弱的共识被消磨浪费了多久?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此前新闻中一个叫刘文展的少年。他向教育局举报学校违规收费补课,却差点被学校劝退。

  比起官僚的嘴脸,那些“谆谆教导”的大人同样让人心寒——他们赞赏着这个孩子的勇气,又惋惜着他的傻气和不合时宜。

  但是,被嘲笑为“傻”的,总是那些按规章办事、想求个公道的人。而当人们说风凉话时却忘了,他们眼中的风险,本来就是毫无争议的“正确”。

  这个社会的大多数却默认了,连对与错都要给不公正的潜规则让路。

  这“大多数”,正是我们正统教育流水线上的产物——只需要被打造成符合这个社会利字当头、高速发展的一个组成部分就好,切莫节外生枝。

做正常“人”,是个幸运的偶然

  所以,那些被视为“珍贵”的品质,是能从我们的多年寒窗苦读系统中得来的吗?恐怕很难。

  而现在年轻人身上闪着的星星之火,很有可能是教育这一路上的反常规者最初埋下的火种。

  有人有幸拥有开明的父母或祖辈,比起要次次考好成绩,更喜欢教导“你要做一个细腻、有同理心的人”;遇到一个爱扯闲篇、喜欢分享自己所思所想的历史老师,对中学生来说也许就是一次难能可贵的启发;又或者是在现实生活中一次和“他者”真正的遭遇,亲眼目睹了社会上一些怪状,对一个年轻人能造成巨大的冲击。

  很多人认为教育的本质目的是让我们的心灵扩大边界、增加容量,能感知更大的世界。然而这个任务,往往不是在我们12年的课堂上完成的,怕是更多出于“离经叛道”的偶然。

  所以,别再问为什么我们的大学校园很难出现太多“那样”的年轻人,因为从一开始,教育这件事就没抱有这样的目的。

  这不是哪所中国大学独有的悲哀,更是几代人的迷茫。

  此时再回想起文章开头提到的那所大学,校刊曾在2014年刊发的新年献词,更是让人感慨万千——“我们企盼这所校园能哺育出这样一群学子:现实者不功利,理想者不空谈,仁爱者不软弱,刚直者不偏激。每个人都是尽责的公民,每个人都能坚守自己独立的人格,每个人都能为他人的幸福拓展纵深。”

  也许,无论现在身为学生与否,做个“人”都是我们将要摸索一生的课题。

(摘自《Vista看天下》,有删改)

【第一点评】

考场点拨:眼底未名水,胸中黄河月。与民族共命运、与时代共进步,一直是北大最值得骄傲、最让人尊重的传统和精神。青年学生是国家民族的未来,善于做精神层面、价值层面的对话,善于做人生观、世界观的引导,才能进一步激荡青春的力量,绽放梦想的荣光。

高分思路:敢于质问的年轻人如此稀缺珍贵以至于被歌颂,问题根源出在哪儿;我们成了混乱而平庸的大多数;请学校多一些耐心、多一些角度、多一些尊重来倾听“年轻的声音”;把时代之难扛到自己的肩上;互联网时代,更加坦荡潇洒的北大;在理解中倾听“年轻的声音”才是推进文明与进步最好的磨合




上一篇:观·两会下一篇:无
News / 相关新闻 More
2021 - 01 - 19
《格列佛游记》最早出版时,名为《游历世界上几个偏远国家》。这是一本读起来十分滑稽、有趣的小说,完全是一幅非现实,或者说非经验性的图景中的荒诞故事。小说主人公格列佛船长煞有介事地讲述了自己四次航海的“奇遇”:他曾到过“小人国”,那里的人身高仅为6英寸,“小人国”的小人们要用1500匹马拉的车才能运得动他;他曾到过“大人国”,在那里他成了那些身高可比教堂的巨人们的掌上玩物;他还到过“飞岛国”,见到了生活在空中的王公贵族与生活在海岛上的“飞岛国”的庶民,他们或进行以“黄瓜里提取阳光”的实验,或能以巫术召唤古今亡魂并与之对话,或能长生不老;他也曾到过慧骃国(马国),在这里,马是该国有理性的居民与统治者,一种与格列佛(也就是人类)相类的“牲畜”被马豢养并役使。格列佛在慧骃国生活了一阵后,受到感化,决心在此安享一生,不想却因不被信任而遭驱逐。历经曲折坎坷之后回到英国的格列佛,终于看破世事人生,余生与马...
2021 - 01 - 19
近年来,新高考背景下“任务驱动型新材料作文”的命题材料形式变化很大,由2015年的单一材料向多则“组合性”发展;内容上由一事一议向一事多议的“互补性”变化,特别强化了从中华传统文化中寻求文化信仰、文化自信的重要性;写作要求上由单一的议论文体向多向实用性文体变化,尤其是审题思维则强化了求同求异的辩证能力的训练,要想获得高分,就必须要抓住命题素材的三大特点,做好三个关键工作,才能架构起高分作文。【模拟命题】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现在,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睡前抖音熬半宿,早上头条看世界。”小视频用户调查显示,抖音上的用户90%都在24岁以下,而这个年纪的人,或在读书或刚刚进入社会。对于这一现象,有人认为,小视频会让人更快地了解新鲜事物;有人认为,小视频会让人感受到生活中的快乐;也有人认为,刷多了小视频之后,会形成一种惯性,没有耐心去读一本书,不能静心去思考某一件事情;还有人认为,刷小视...
2020 - 12 - 31
大音希声,大美无形,这份从五千年的中华文明中孕育出的浪漫,如此动人。愿展翅如鲲鹏,入海似蛟龙。愿光明和方向与你常相伴,愿鸿雁传书,永不失联。“鲲龙”“蛟龙”“嫦娥”,这些取自古代神话的名字,承载着古人未竟的梦想与期待,也寄托着今人无限的希望与祝福。筚路蓝缕的航空航天人,在不断探索奋斗的过程中,也不忘在这一个个国之重器的命名上,体现自己凝望那片壮丽星空之时的浪漫。鲲鹏展翅,蛟龙入海  AG600别名“鲲龙”,是目前世界上在研最大的水陆两栖飞机,其最大特点是既能在陆地上起降,又能在水面上起降。将其命名为“鲲龙”,寓意着“鲲鹏展翅,蛟龙入海”。  “鲲鹏”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上古神兽,记载始于《列子》。大家比较耳熟能详的,是庄子的《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蛟龙”也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兽。相传...
2020 - 12 - 31
【主题解读】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有了实质性的外在影响力。不管中国国内发生什么,都会对外在世界产生巨大影响。正因如此,世界各国一直紧盯中国的变化。也正因为这样,近年来中国把“让世界读懂中国”提升到一个战略高度。读懂是理解与认同的基础,只有读懂才能架起沟通的桥梁、连起合作的纽带。今天,全世界都在向东看。无论是历史上厚重深邃的中国,还是当下奋进自信的中国,无论是民族复兴路上逐梦而行的中国,还是世界舞台上致力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都需要世界以多元的视角,走近她,深入她,读懂她,读出一个全面、立体、真实的中国。如今,世界也正一点点读懂中国,通过神舟系列宇宙飞船,通过中国四通八达的高铁,通过杭州G20峰会,通过亚投行,通过“一带一路”,通过中国与世界的互利共赢,通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壮丽画卷……不过,“读懂中国”仍是一个长远的事业。【时事在线】11月20日至22日,2020年“读懂中国”国际会议...

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 条记录

    发评论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