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尚阳光
分享到:

悼念逝者与消费名人的界限在哪里

日期: 2019-01-28
浏览次数: 162



第一印象:缅怀纪念与商业利用

  刚刚过去的两个月,对许多人来说是饱含哀伤、追忆与思考的一段时间。金庸的离开带走了许多人的武侠梦,李咏的病逝引发了许多人对健康的思考,香港著名影视女演员蓝洁瑛的去世让人叹息……人们通过对类事件的关注、寄托或宣泄自己的情感。

  而对其中的有一些人来说,名人的离开却恰好成了可以大做文章的“噱头”。细看铺天盖地的各色“缅怀”便不难发现,名人的不幸离世为一些网络写手提供了“从天而降”的最佳选题,成为某些公司市场营销的最佳包装。这样的“缅怀”使逝者不能安静离去,也让公众绕不开这个本应带有哀伤色彩的话题。

  缅怀纪念与商业利用同在,这些因生命终结而形成的舆论热点,究竟是在悼念逝者,还是在消费名人?

  我们悼念逝者,除了思考生命、死亡的哲学命题,更多的是追思名人个体的存在对于时代与社会的意义。名人尤其是文化名人,对于文化传播、人格塑造甚至是社会价值的评判有着深远影响,像金庸俨然成为一代国民的精神领袖,霍金甚至成为全人类的科学导师。他们的离开在某一领域是时代的损失,纪念他们也是给他们曾经的贡献以回馈,这是对逝者莫大的尊重,是给予他们生命最后的尊严。

  而消费名人在本质上与悼念逝者有天壤之别。李咏病逝,自媒体又拾起了余温尚存的关于李哈夫妇“移民美国”“捞够就走”的消息,进而大肆发文,以睥睨天下般的道德高度对逝者发起声讨,刷得流量;游戏公司发文悼念霍金,配图却是自己新开发的游戏“皮肤”,这种营销方式可谓“别出心裁”;说起网络游戏行业,金庸仿佛成了许多游戏公司的“后台”,“金庸系IP”被盗用改编游戏的情况死灰复燃,蹭热点给他们带来的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

  名人作为公众人物,自然会受到舆论关注,这一点无可非议;新时期经济环境下,发展文化产业,也自然绕不开文化名人。莫言获诺奖后,他的家乡高密用“名人经济”打出一手好牌,“三贤四宝、莫言家乡”文化品牌的树立,《红高粱》拍摄基地及高密茂腔、高密剪纸、高密白干酒等当地民俗、土特产的开发,对于文化和经济具有双重促进作用,这也是名人自己乐见的,也不枉莫言不吝笔墨地将家乡勾勒为“无疑是地球上最美丽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合理借用名人效应造福一方,的确是对名人的一种致意。

  然而我们需要认清,并不是所有热点都适合去“蹭”,并不是所有场合都能借用名人效应。在这个名人离世、众人哀悼的节点上,借此“时机”获得经济利益既得不到名人的认可,又不符合公众普遍的情感表达。更何况消费名人的目的和结果大都是为了个人或某个机构谋私利,其社会价值的多少不言自明。

  泰戈尔说,鸟翼系上了黄金,鸟就永远不能翱翔了。追思既然是精神的慰藉,情感的表达,就不应被商业挟持,披上金钱的衣钵。悼念与消费的界限应该是“三点”构成的“一线”:是不是尊重了逝者,是不是以缅怀为初衷,是不是符合社会主流价值取向,这三点构成了文明社会中生命的庄严。分清这个界限,发声缅怀者不泛滥情感,自媒体不盲目蹭热点,网络平台不煽风点火,才是对道德底线的恪守,对生死这个哲学命题的敬畏。

  金庸离开了,曾有人问他人生应如何度过,他留下“大闹一场,悄然离去”的回答。斯人已逝,其言久立;大音无声,润物无形。

(摘自红网,有删改)

【第一点评】

思辨别有用心的人借着缅怀的名义蹭热度、刷流量、搞营销,这不是尊重,更不是纪念。当我们怀着一颗感恩之心用网络平台给逝者送行时,也不得不警惕正有人在对生命亵渎。以尊重予尊严,不必让浮夸的哀号掀起惊涛骇浪;默默追思,不必给消费他的人留有余地。

立意①伪情式怀念是对逝者的消费②纪念和祭奠已故知名文化人士的意义③消费逝者,缺少对生命最起码的敬畏


News / 相关新闻 More
2020 - 11 - 30
提纲挈领:中国瓜界“袁隆平”  新疆哈密瓜享誉海内外,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甘甜如蜜的瓜凝结着一位女科学家一生的心血和痴情。在别人眼里她是一个传奇,在她自己看来这一生只做了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种瓜。她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内西甜瓜育种专家吴明珠。  1930年,吴明珠出生在武汉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因为看了苏联电影《米丘林》,便迷上了园艺。1949年,她高中毕业考入西南农学院(现西南大学)园艺系果蔬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央农村工作部。能到北京的大机关,让同龄人艳羡不已,吴明珠却非常苦恼:“这不是基层,我想到最艰苦的地方放飞梦想。”  195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向中央要人才,吴明珠主动请缨,终于如愿以偿。最初,吴明珠被安排在当时的乌鲁木齐地委,这还不是她心目中的基层。她又软磨硬泡,终于被派到了条件艰苦的鄯善县农技站。她住在老乡家低矮的土房里,出门便是瓜地。她心满意足,觉得自己终于站...
2020 - 11 - 30
“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一词首先出现于教育部考试中心张开对2015年全国高考作文题目评价的文章中,可视为对高考作文题目的最新界定,也是高考作文题的一种新走向。但是,在高考备考的过程中,很多同学对题目中的“任务指令”缺乏必要的敏感,甚至视而不见。  任务驱动型作文题型,最早是在2015年由教育部考试中心张开提出来的,近几年已成为高考的“热点题型”。这种题型的产生是在材料作文的基础上,增加了任务型指令,而增加任务型指令,是为了解决材料作文宿构和套作的问题,是为了着力发挥作文题引导写作的功能,增强写作的针对性。因此,完成任务指令的好坏是评价作文优劣的最主要指标。由此,我们可以根据任务指令的不同具体划分为标准类和变式类,并从不同题型的建构特点来分析具体的审题方法。标准类  一、表态说理类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  不错,目前的中国,固然是江山破碎,国弊民穷,但谁能断言,中国没有一个光明的前...
2020 - 11 - 30
话题综述:历经波折,迪士尼真人电影《花木兰》继9月4日在流媒体Disney+上首映后,9月11日也在中国大陆首映。虽然饰演花木兰的刘亦菲,终于为我们带来了一位真人版迪士尼“中国公主”,但不同于电影在北美获得不错的口碑,《花木兰》在中国国内上映后,口碑一路下滑,网络评分从一开始的5.4分到现在的4.9分,上映6天只拿到1.9亿元票房。在网友的评论中,一部分认为该片“对人物的解读到位,视觉效果尤为出色”,另一部分则觉得“影片不尊重传统文化,故事内核过于西式”。提纲挈领:《花木兰》缘何口碑两极化故事面目全非,演员沦为“傀儡”真人版《花木兰》并不是迪士尼第一次改编《木兰诗》。  1998年、2004年,迪士尼分别将其改编成了动画电影《花木兰》和《花木兰2》,二者都取得了口碑与市场的双成功。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花木兰,既是一个替父从军的孝女,也是一个身经百战、建立赫赫功勋的巾帼英雄。她的身上,始终体...
2020 - 11 - 13
提纲挈领:养生堂背后低调孤傲的浙江商人说到中国首富,你最先想到的是哪位富豪?是地产大亨王健林、许家印,还是互联网巨擘马云、马化腾?近几年来,不论是胡润百富榜,还是福布斯富豪榜,中国首富的头衔总是在上述几位企业家之间轮换。而今天,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打破了“二马一王一许”的格局,成为中国新首富。9月8日,农夫山泉在港股挂牌上市,开盘即涨85.12%,总市值达到4400亿港元。加上另一家上市公司万泰生物的股份,农夫山泉集团的创始人——钟睒睒身价一度超过马化腾,成为中国首富。但半小时后,农夫山泉的股价跌破4000亿港元,钟睒睒又从首富变成了第三名。钟睒睒有很多标签,“养生堂”“农夫山泉”“朵而”“尖叫”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都与他有无法割舍的联系。钟睒睒也有很多争议:2000年挑起“纯净水大战”,得罪包括娃哈哈在内的70家企业,一时成为“行业公敌”;2007年,又将矛头指向食品及饮品行业巨头...

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 条记录

    发评论

    泽尚阳光
    电话: 86 010-87888797
    传真:+86 010-6738480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公益西桥城南大道1座1101号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8 - 2021 泽尚阳光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
    泽尚阳光